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断臂玉兰 (吴克敬)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扶风人,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  曾荣获庄重文文学奖、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等奖项。着有《吴克敬作品集》 4卷,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听闻这棵花树之王的古玉兰,已有一些年头了。去年四月初六,早起通过阳台上的玻璃窗,我看到小区绿化带里栽植的玉兰,或粉白,或紫红,开得正艳。但我知道,她们都太细嫩了,是不敢与秦岭深山中的玉兰王相媲美的。那棵大蟒沟里的玉兰树,在周至县的老志上即有记载,时在北宋初年的时候,如此算来,已逾千年的风霜雨雪。这让我不敢再想,觉得人真是不如物呢!一棵花树可以千年挺立绽放,而一个人百寿都属稀罕。我的心动了,以为她该是秦岭山里的树之神,花之仙了!

  真得感谢四通八达的公路和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老祖先步行三五日难见玉兰王的路程,我们驱车三五个小时,就顺顺利利地到达了。

  连垄成片的茱萸林,开满了金黄色的小花,在茱萸花的簇拥里,隔着一条溪水潺湲的河沟,就是应该奉为仙妖的玉兰王了。正如我在家写的那两句话一样,是夜一场细雨,让含苞初绽的满树玉兰花,透出一股清亮的色彩来,她是紫红色的,吐露着高贵沉郁、大气自然的紫红啊!我猛地睁大眼睛,却不能尽览她的美丽,我急喘地呼吸着,也无法尽收那铺天的幽香。同道而来的友人张龙,急忙取出他背囊里的相机,咔嚓、咔嚓……仿佛雷闪一样猛拍着。

  哦!千岁、万岁,为人山呼着想要长生不老的人,通过摄影或许可以实现,但对这棵让人敬慕的玉兰王,却并不需要,她自己就已实现了千岁,而且还会进一步实现万岁。

  人的渺小,让我站在这棵千年玉兰树下,感到从没有过的心伤。

  这是因为,人天生一副热心肠,但却常常无情。而玉兰王,我手抚她苍劲的躯体,虽感觉不到她的心跳,但我已知她的襟怀,是温情的,是恒久的……在她占地两亩六分的树荫下,横亘着数根从她身上折落的树股,粗者有碗口一般,细者也有人的胳膊那样。知性的长怀老友给我说,这些年,居住在玉兰王周边的山民,有一些搬出山外了。玉兰王眷念着他们,每搬离一户人家,玉兰王就要断去她的一根枝股!

  啊!啊!

  我蓦然抽回抚摸着玉兰王的手,心里天裂一般惊呼了两声。

  断臂玉兰!

  这四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字眼,倏忽映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要问,天下还有何物,能如此与人同欢乐,共悲伤!

  断臂悲人的玉兰王啊!她是还要发出新枝来的,与她断臂同工异曲的是,每有一根新枝生发出来,居住在她周遭的山民,就会有一家人,落草一个哇哇啼哭的光屁股新人呢!

  让人恋恋不舍的玉兰王啊!我一步三回头地撤离着,幸运地觅见她的一截断臂。遭受到自然的风雕霜刻,这截断臂已然成为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透、瘦、露,仿佛太湖石一般绝妙。我弯腰捡起她来,就不再丢手,一直捧着,心想我捧着的该是玉兰王的魂灵呢!

  我把这截玉兰王的断臂捧回家来,安顿在我的书房里,我面对着她,为她写下了这样两句话:

  春风起时玉兰舞,细雨润后花自幽。

上一篇:神交 (冯积岐) [2016-03-18]

下一篇:春天怀想(外一首) (王军贤) [201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