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母亲的酸辣味道 (邢玉霞)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太阳暖暖地照着,缕缕微风轻轻地拂掉人们身上厚重的棉衣,乡间路旁,蒲公英悄悄开出淡黄的花朵,春,又回到了人间。一缕思念缓缓从心底升起,绕过岁月的蜿蜒,停留在母亲的酸辣味道上,那般熟悉,那般亲切。

  母亲患脑溢血已 20年了,多次从死神手中被救回,总要吃一些酸辣味道的食物才会有精神。 20年来,为母亲做酸辣味道已成了我孝敬母亲的固有方式。

  小时候家中清贫,一年四季的主食几乎只有玉米面和洋芋,肉和炒菜尤其珍贵,只有过年、中秋或家中来了亲戚才可以吃到,平日几乎难见油星。母亲看我们五姊妹实在是馋了,就把自己种的蒜捣碎加一点辣椒面和盐,用铁勺烧一点平时不舍得吃的菜籽油,滚烫的油一浇进碗里,赶紧把自酿的醋加进去,就这样,一碗浓郁鲜香的酸辣汤汁就做成了。为让我们能多吃几次,母亲让我们用馍蘸着吃,既解馋又节省。

  每年春天,地里的野菜刚长出来,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剜野菜,如果运气好找到去年遗留在地里的洋葱芽,那比中了大奖还要高兴。因为母亲肯定要用它给我们做浓郁芳香的酸辣搅团,而且还有炒洋葱芽,那可是难得的美味。等地里的韭菜长到一拃高时,母亲把它割回来,拌上炒鸡蛋给我们做成令人馋涎欲滴的韭菜饼。母亲做的韭菜饼不是一块一块的,而是像面包,四面封闭,不漏菜,重要的是还可以浇入酸辣汤汁,吃起来唇齿留香。

  到了秋天,父亲就和大哥到山上采漆树籽回来自己榨油,整个秋冬季节,我们时不时就可吃到自家榨的植物油炸的“两和面”油饼蘸酸辣汁的美味,那爽口的味道裹着母亲满满的爱,那清贫的岁月依旧那么温暖、那么芳香……

  多想让时光倒流,多想回到父亲健在、母亲健康的从前,多想回到充满兄弟姐妹欢笑声的低矮破旧的土房子,多想再尝尝母亲做的酸辣味道。然而,一切都走远了,父亲离开我们 31年了,母亲卧病 20年,旧时的土房子拆了,如今的院里没有父亲的果树和母亲的韭菜地,似乎萧条了许多。唯有母亲的酸辣味道依然珍藏在心窝里,每每想起、做起时,依然那么温馨、那么美好。

上一篇:桃川茱萸花正开 (法杰) [2016-03-18]

下一篇:春发生 (郑金侠) [201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