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春发生 (郑金侠)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春日午后,在和暖的阳光中拿本书慢读,不论是火热的诗句还是沉静的哲思,都让我很享受那一刻的安宁与似水般日子里的平静,以及对春风煦日满怀的深深感激!恬静中,我似乎能看见尘起尘落的声声叹息,还有蓝天上舒卷的云层在自由游弋,如思绪一般漫无边际,了无牵挂。心里不再有风起云涌,意念中的风花雪月亦如美丽的神话,化作笔端飞舞的彩蝶翩然离去。

  春天,是个适合做梦的季节。万物生长,梦也悄悄生发。上学时的梦,我总在奋力奔跑,或在去学校的路上担心迟到而脚步凌乱,匆忙中偏偏一脚踩空,掉下悬崖,于是被惊醒。有时会在梦中哭醒,醒来时眼角真的会挂两行冰凉的泪珠。母亲说梦是相反的,但我在梦中从炕上掉下来却是事实,且摔坏了脚腕。父亲背我去找邻村一位赤脚医生医治,医生是一位老婆婆,她捏我脚的手劲很大,我哭得撕心裂肺。神奇的是,回来时我摔脱臼的脚腕已恢复如初,想想从炕上掉下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一年之计在于春,父亲的教导让我不敢在这样的季节里恹恹思睡,但梦总与我不离不弃。我时而梦见房间角落有许多网,我被绕进网无法挣脱。我恐惧得大喊,把自己喊醒了。那时父母常不在家,父亲为让日子过得宽裕些,就利用木匠手艺晚上加班打造简单的家具,然后拉到镇上卖了换钱,母亲也要帮忙。于是隔几天父母就要早起拉上家具去卖,家里就剩下我和哥哥。我很害怕,哥哥也不带我出去玩,母亲就请来姥爷给我做伴。

  一日之计在于晨,但我还是喜欢在晨光熹微时睡大觉,父亲说我胸无大志,母亲说我学习也很累,就多睡会儿,于是我的梦总也做不醒。长大后,五彩缤纷的梦境有时像童话世界一般炫目,比年少时更丰富更奇特,这也许是对我无色无味的童年些许美好的弥补吧。用弗洛伊德对梦的解析来说,梦是身体成长的标志。

  成长对一个人预示着褪掉层层包裹与束缚,用一种新的视角去认识世界,解读生活,从而超越自己。就像冬眠的虫子在阵阵春雷中慢慢苏醒,看到冬季过后这个新世界而欢欣鼓舞,于是褪掉厚重的外衣,复归一个全新的自己,开始新生活。

  春日里,一切生命都在悄悄孕育着,种子在发芽,万物在成长,梦也在苏醒。当我从梦中醒来后,我发现,我的生命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像初醒的虫子一样活跃起来,是那样充盈而丰满。

上一篇:母亲的酸辣味道 (邢玉霞) [2016-03-21]

下一篇:眉坞的春天 (王祺伟) [201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