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楼顶上的菜园 (吴克敬)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利用楼顶种菜,是一大创造。

  偌大的西安城,有多少人家利用楼顶种菜?我不知道。是谁先利用楼顶种菜,我依然不知道。我是受朋友张正义之邀去他家的楼顶品茗尝鲜,才发现这一景观的。我们都置业在曲江南湖边的翠竹园里,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乘电梯上到朋友张正义的家里,再从他家阁楼的楼梯,上到楼顶,忽然看见那一片姹紫嫣红的菜园,我的眼睛不够用了,人整个有点犯傻。

  我是从农村走进城市的,朋友张正义楼顶上的风景,我在农村生活的时候,举目可见,有大有小,不一而足。大的菜园,不用说都是大集体的,而小的菜园,自然都是私家的。不论大的菜园,小的菜园,种植着的菜品几乎都是一样,是人们舌尖上喜欢的小青菜、油白菜、空心菜,以及豇豆、四季豆、南瓜、丝瓜、黄瓜、冬瓜、韭菜、葱苗,再还有大蒜、芹菜、苦瓜等,我那时年纪轻,口味淡,对后几种菜蔬还不能接受,但慢慢地也接受了,到如今年至六旬,竟也喜欢上了那几种菜品。

  我怀念星罗棋布的乡村菜园,一直以来,把菜园视为乡村的花园。

  在乡村,视土如金,没有谁会辟出一块地来,种那虽然惹眼,但毫无用处的花草。而菜园就不同了,菜园是实用的,实用是乡村人不争的用心。是菜都会开花,实用的菜园,在一年四季里,除了白雪压顶的冬季,其他三个季节,都是有花开的。特别是春天,豌豆花、蚕豆花、黄瓜花、西红柿,以及为夏季育种的萝卜花和白菜花。是的,萝卜开花就不能食用了,白菜开花也不能食用了,它们这个时候,都不能多占地方,七棵八棵的样子,被随意地点种在菜畦沿上,努力地挺拔着自己,开出白色或紫色的花儿。花败之后,就结籽了。籽满后割倒,摊在地边晾干,然后收回,扎成把子,挂在住房的檐下,到了下种的时候,再取下来,摘下种子,种进菜园里去。

  夏天来了。

  夏天是蔬菜花儿开得最热闹的时期,雪白的是西葫芦花,金黄的是南瓜花,嫩黄的是黄瓜花,淡紫的是豇豆花,或粉或紫的是茄子花……五彩纷呈,乱花迷眼,如与城市公园里的花儿比较,虽然少那么点艳丽,但却更添一份泥土的气息和一份乡野的质朴与清爽。

  秋天如夏日一样,菜园里也是热闹得可以。我因为喜欢读书,摇头晃脑地捧着书本,作势读到家里的小菜园,置身在散发着蔬菜清香的菜畦边上,我会把捧在手里的书,自然地垂下来,贴在自己的前胸,张目而视,静静地看,耸耳而闻,静静地听。我看见碧翠的蔬菜和蔬菜茎蔓上的花儿,仿佛我亲密的朋友,簇拥着我,让我幸福满足。我会聆听蔬菜和蔬菜花儿的呼吸,有蝴蝶飞来了,亦然如花儿一样,依偎在菜蔬的茎蔓上;有蜜蜂飞来了,把它们甜蜜的嘴巴,吻向蔬菜的花儿……远远地,我还会听闻鸟儿的啼鸣,忽忽悠悠飞过来,在菜园旁的树梢上,歇息一小会儿,然后又翻飞起来,不知向什么地方飞去。

  我的思绪跑远了。不过还好,有几声鸟叫,把我及时拉回来,让我用情于朋友张正义的楼顶菜园,一观其美色了。

  把我啼叫回来的鸟儿,就栖在黄瓜架上。朋友张正义把黄瓜架扎得真叫一个漂亮,侧目仿佛“人”字,正视则是一道篱笆,相互牵连不离不弃。还有西红柿架,三根竹竿,斜斜地插着,到了竿顶,揽头用一根绳子扎起来,仿佛一个鸟笼子,很好地支撑着西红柿,保护着西红柿……简简单单的是豇豆架,一根一根的细竹竿儿,笔直地插在豆秧边,只凭豆秧儿一路花开,节节上蹿,那一份体贴,

  那一份纠缠,灵动而温婉……我开心地笑着,觉得张正义的楼顶菜园,像他开办的一所幼稚园,那些爬在架子上的菜蔬,都是守望幼稚园的园丁,而贴着地皮生长的菜蔬,都是需要呵护的稚子,譬如韭菜,纤细修长,羸弱碧翠;譬如菠菜,天生丽质,娇羞矜持;譬如蒜苗,天真烂漫,顽皮惹人……张正义对他的楼顶菜园很是自豪,摘了几根黄瓜和几个西红柿,也不用水冲洗,他自己先咬了起来,也催着我吃,看我怎么都不忍心下嘴,抬眼去看与我们 B楼相对的 C楼,发现 C楼顶上,也有人为的一处菜园。我知道那是田晓东辛苦浇灌的呢!

  张正义是我的朋友,田晓东也是我的朋友。

上一篇:村庄神器 (邢小俊) [2016-03-25]

下一篇:雕刻记忆的海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