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金王朝 (熊召政)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第一卷『北方的王者』

  又一个世纪过去,曾称雄中国北方两个多世纪的辽国也难逃历史的厄运。由于末代皇帝天祚帝耶律延禧的放荡荒淫耽于享乐,辽国朝政迅速糜烂,大臣文恬武嬉,以至人心涣散危机四伏。大凡一个王朝没落的时候,历史一定会替它寻找一个掘墓人。不仅仅是埋葬,同时还承担一个新的时代的肇造。

  公元十二世纪初,辽国的掘墓人已悄然出现。说他悄然出现,是因为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辽国统治者的足够重视。世代在黑龙江境内繁衍的女真人,最终由居住在按出虎水  (即今天的哈尔滨市阿城区)的完颜部统一。完颜部的酋长完颜阿骨打因不满辽国派来的特使索贿无度及欺凌妇女,更不满天祚帝对女真人的傲慢无礼视若贱民,于是 1115年正月初一在雄浑的张广才岭下的一处名叫皇帝寨的地方宣布建立收国,国号大金。“按出虎”乃女真语,即“金”的意思。阿骨打以金为国号至少有两层意义,一是不忘故乡,二是辽国以镔铁为宝,而金的坚韧与耐久都远胜于铁,金克铁即金克辽,表示了阿骨打要消灭辽国的决心。

  大金王朝成立七年,辽天祚帝可谓经历了轻蔑、惊愕、恼怒、恐惧、沮丧等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他最初只派一支不足千人的队伍前往问罪弹压。最终,他调动三十万大军亲征围剿,但胜利的指南针早已不属于他。阿骨打建立自己的王朝之初,只有五百名从未受过军事训练的女真人追随他。但到了 1122年,他已拥有了一支二十万兵士的强大军队。正是凭借这支军队,他饿虎扑羊似地攻克了位于巴林草原腹地,西那莫伦河边上的辽国的首都辽上京。辽国实施五京制度,除首都上京外,还有建于宁城的中京,建于辽阳的东京,建于大同的西京,建于燕京的南京。从四月攻克上京后,天祚帝就一直处于逃亡状态。阿骨打亲率大军又一鼓作气地拿下了中京、西京和东京。到了这年的十一月,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大辽国土大多被阿骨打收入囊中。辽国的最后一片土地,即燕京周围的山前九州,还在辽国人的手中,守卫这片土地的是辽国的一位女子:萧德妃。

  按当时的战争态势,在辽南京,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燕京,一场争夺战已不可避免。打下西京后,阿骨打本可以挟其威势迅速向燕京进发,但到了张家口,他却命令部队驻扎下来休息一段时间。

  阿骨打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事情还得从宋朝那边说起。

  早在 1118年,宋朝徽宗皇帝最为宠信的太监童贯以检校太尉兼阿北宣抚使的身份出使辽国,参加辽天祚帝的寿辰庆典。归国途中,在雄州的客舍中遇到一名前来拜访的不速之客。此人名叫马植,他是世代居住在燕京的汉人,亦为当地的望族。

  马植他本人也考中辽国进士,并入朝为官,当到四品的光禄寺卿。辽国近两百年的统治,已经让生活在燕云十六州的汉人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他们在文化的归属感上认同中原,但因离国太久,渐渐形成了一种既不同于辽也不同于汉的殖民文化。他们常常有弃儿的感觉,因此对自身利益的关注远胜于对国家的认同。马植便属于此类,他虽然已经当上了辽国的高官,但看到辽国内有倾轧外有强敌的时候,便立刻想到自身的安危;加之他行为放浪,在辽国的官场结怨甚多,想谋取更高的职位已无可能。于是便想在政治上另谋出路。听说童贯出使辽国,便有了投靠之意。童贯开头并不愿接见他,但当他自陈有绝妙的平燕之议可以收复燕云十六州时,童贯便动了心安排接见。马植面陈“联金灭辽”的大计。童贯出使辽国,对大金国亦有耳闻,心中思忖:“如果能收回燕云十六州,这岂不是天下第一功勋?”于是将马植秘密带回汴京推荐给徽宗赵佶。这位醉心艺术贪图享乐的皇帝,也认为“联金灭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不顾一班大臣的反对,任命马植为秘书丞,并赐名为赵良嗣,旋即又迁升为龙图阁学士,专门负责与大金国联络事宜。

  赵良嗣自山东登州乘船入海,偷偷渡过了辽国控制的渤海湾,假道朝鲜而进入金上京。他费尽艰辛见到阿骨打,面呈徽宗密信。阿骨打依契丹习惯称宋为南朝。他开始对南朝的建议并不在意,但架不住赵良嗣三寸不烂之舌,最终动了心。双方约定共同出兵征伐辽国,一旦事成,大金国承继辽国版图,将石敬瑭割让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归还给南朝。

  几年之后,阿骨打凭借自身的力量,基本完成了灭辽大业。而承诺同时举兵的南朝,尽管以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名义在全国额外征收赋税,筹集到大量军费,但是,分两路出征北伐的三十万官军,无论是在山西还是在河北,均无法突破辽的边界。辽军虽然是强弩之末,但在南朝的军队面前仍然是虎狼之师。

  年的初冬,已经攻克了辽国四京的阿骨打,不免在心里看轻已经签订了秘密协定的盟友。他心里想:“燕云十六州是你南朝想要的,那么攻克燕京的任务就应该由你南朝来承担。”所以,他的大军在张家口驻扎了一个多月,连续征战的士兵们早已恢复了状态,摩拳擦掌准备战斗。眼看宋军无法突破辽国在霸州一带构筑的防线,阿骨打这才下定决心,向他的部队下达了“攻克居庸关,打进燕京城”的命令。而此时,已是 1122年的腊月二十三日,离春节只剩下七天。(连载

上一篇:最绿是麦田 (杨志科) [2016-03-29]

下一篇:献给侯天祥的诗 (苏龙) [2016-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