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刘家塬·庵里村游记 (吕元亨)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丙申年农历二月十八,即 3月 26日,我应友人之邀,驱车去岐山县城西南的刘家塬村造访。该村距县城 10里之遥,沿途麦苗青青,得春雨滋润,格外嫩泛鲜活;路旁杨柳葱葱,黄芽纷缀,抽枝千条,随风摇曳。偶见桃花绽放,粉红耀眼,惹人喜爱,真如《断桥》剧词“现长堤烟桃雨柳”,一派诗情画意;深感古人有踏青之俗,实乃惜春如金,高明之举也!

  农村村容变化之大,整齐大方之美,文化装饰之雅,史料汇集之巨,全县境内当推刘家塬也。该村大道两旁,楼房林立,花圃遍地,矮墙隔道,绿树成行,间有壁画,净无尘灰,一派新农村之景象。

  友人邀我至此,并非观景赏春,实为广场撰联之故。该村依托名人古圣效应,多方筹资,于村南建起约十亩大的文化广场。此地乃周室“三公”(周公、召公、姜太公)之一的扶周重臣召公采邑之所,植有甘棠圣迹,盛誉千载传扬,不幸中途夭折,惊动知县士民,县令率人多方挽救,复活如初。从清宣统二年延至民国二十五年七月十日,终被狂风摧夭,一代圣迹,遂告湮灭。喜后来从旁发枝,今成参天大树,真是天遂人愿,以新代旧也!据《诗经·召南·甘棠》载,此树为召公所植,诗云:“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清末,慈禧偕光绪帝西逃西安,乡民奏请,遂准拨银 5000两营建召公祠,并题“甘棠遗爱”四字牌匾,以帝名御赐,今留村中,为百姓仰观之珍品。

  该村还是我党早期活动之据点,播火撒种培苗育才之摇篮。岐邑单级师范曾建于此,师生九人为共产党员,始建党支部及区委,李琦任校长兼书记。 1927年 9月下旬,中共岐山县委在此成立,耿觉任书记,管辖指导岐扶眉凤武及兴平等县党的工作。岐境早期共产党人雷星阶、曹永丰、张云锦都在此留有活动足迹,影响之大,延及百里之外。该村良才层出,清朝末年曾出有“七贡、八贡”闻名县内外。“七贡”之子刘世荫,曾赴延安,后担任过吉林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后生刘忠良,曾任宝鸡市委副书记及省台办主任等职;县局级干部及大本以上学生约一百三四十人,真是古今名地,俊才荟萃。广场建有村史馆、召公亭、甘棠照壁、戏台等,依众之见,四处均当挂联。我领此重任,穷尽思索,凑成两联:“甘棠圣迹虽夭,幼苗长就参天树;遗爱匾牌犹在,盛誉传扬尚礼乡。”此为照壁联,瞬间即成,唯村史馆,内容庞杂,古今兼有,文武并列,愚贤共存,非一言所能尽也,故几经易稿始成:“读经忆史,召公昔日解纠情,讼息屡现;追本溯源,我党早期播火地,俊彦层出。”戏台及召公亭联,吾约联友赵润生及张驰分担之。此二人,一为继我之后的上届诗联学会会长,一为副会长,均为撰联能手;联稿印成,交于该村,吾顿感如释重负,并反复吟诵,乐在其中,嗜联成癖,吾之积习久矣!

  古来名胜古迹所在地都挂有骚客名儒题写的对联,以彰其名其事。今乡村始建文化广场及亭榭舞台等,应挂联于旁,以简介此地历史渊源及今之发展,颂古歌今,实乃幸事。寥寥数句的联词是凝缩了的文章诗赋,短句含长文,一语顶万言,名联妙对,今古奇观,虽是雕虫小技,能登大雅之堂,有玩味无穷之意,解烦心伤脑之忧,文贵在精,不可小觑。

  少顷又南下二里,至雍水河畔的凤鸣镇庵里村,同行九人,共览一座建于光绪三年的祠堂,中供“先人案”。祠堂是一族祭祖之地,昔日是族长决断是非、处劣褒优、执家法与族规的场所,实际是民间的半行政机构,起着约民尊礼的作用。今保存完好者已寥若晨星,唯此处是个例外,旁有关公庙一间,中供关羽、周仓、关平之塑像,墙面上绘制的晚清三国故事壁画栩栩如生,技艺精绝。吾愕然:何以关老爷庙遍布各村,香火不绝?同游的县政协原副主席张慎立应道:乃忠义二字之故。关公曾在曹营一段时间,“上马金来下马宴,十美女进膳曹问安”,然而他终不忘桃园结义,“出五关,斩六将,古城壕边斩蔡阳”,重与刘张相聚,此乃义士大贤也,故百姓共仰之,吾疑顿解。最后游览了位于该村、“岐山八景”之一的“资福烟霞”——通玄观,观处缓坡地,中有九碑,俱言此地历史渊源,称古有“烟霞朝周公”逸闻;建有三间大殿,供奉太上老君,原为学校,今人去楼空,因生源不足之故。门前崖下,为雍水流经之处,河道九折,“龙腾九曲”,惊呼奇观,此观前后俱宝地,景色非凡,今游客几断,因地僻道偏之故。本县文化人张慎立曾有“雍川秀水藏龙影,资福岚烟伴凤飞”对此描述。吾游兴顿起,遂吟拙诗一首:

  资福千年佑众生,

  烟霞一景拜周公,

  河流九曲龙盘状,

  道教名观有古风。

  时值仲春,风光无限,出游踏青,心旷神怡,吾一日游览,所见甚多,简言记之。

上一篇:长征 (王树增) [2016-04-07]

下一篇:大金王朝 (熊召政) [2016-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