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金王朝 (熊召政)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第一卷『北方的王者』

  阿骨打问:“这里离居庸关还有多远?”宗望回答:“还有六里地。”阿骨打四下逡视,说:“越往前走,右边长城上的弓弩与抛石就够得着了,难怪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走,再往前走走。”

  阿骨打说着迈开脚,但宗望撞拦住了他:“父皇,再不能往前走了。”“为什么?怕箭矢还是怕抛石机?”“还有比这两样更麻烦的。”“那是什么?”“这个。”

  宗望从身上摸出一枚铁蒺藜,递给阿骨打。

  阿骨打摸了摸铁蒺藜上的芒刺,锐利无比,如果打到马蹄上,再好的马也就废了。“在哪儿发现的?”阿骨打问。“昨天,我派出善窥兵,他们在前面一里地的关路上发现了这个。”“多吗?”“密密麻麻布满关道,而且,经雪水封冻,都牢牢地固死在路面上,善窥兵拂开积雪,只见路上一片尖尖的芒刺。”“既然铺上了铁蒺藜,想必就一直铺到了居庸关下,五里路长的蒺藜阵,这可花了大价钱,萧德妃这娘们儿,看来是一只不好惹的骚狐狸。”

  看到阿骨打陷入沉思,宗望一旁说道:“守城的大将张觉,原来是辽国的平州太守,是秦晋王耶律淳的亲信。耶律淳死后,他对萧德妃并不太恭敬。”“但从守关的布置来看,这张觉还是一员不错的战将。”阿骨打赞叹了一句,接着说:“咱们和辽国打了大大小小上百场战争,这恐怕是最难打的一场了。”

  完颜娄石虽然舌头短,说到打仗,他的言语就多了起来:“皇上,小的有个建议。”

  阿骨打投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说道:“娄石,你说。”

  娄石指了指东山上的长城:“辽兵靠的是弩机和抛石机,但箭矢与石块总是有限的,咱们每天派一小股部队前来骚扰,他们就会射箭、抛石,这样耗它个把月,还不把他的备料耗尽?”“那铁蒺藜呢?”博勒插话。“铁蒺藜之所以成为障碍,是因为有冰,等到春上解冻了,几把扫帚就可以解决这些铁蒺藜。”

  博勒嘴一撇:“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呀,这不成!”

  娄石憨笑着反驳:“打仗又不是赶集,非得赶早。”

  阿骨打正欲接过话茬说什么,忽见一只尖嘴利喙翅大如轮的海东青箭一样从高空射下,稳稳地落在火飞龙的背上。站在跟前的阿骨打走上前,从海东青的脚爪上解下一只小玉管,旋开塞子,从里面倒出一个纸卷儿。

  在女真人的心目中,海冬青是神鸟。它是生活在库页岛一带的一种凶猛无比的鹰隼,女真人掌握了捕捉它的本领。一旦用“熬鹰”的绝活儿将它驯化为猎鹰,它就变成了女真人狩猎时最好的帮手。它能在千米高空上看清大地草丛中奔跑的羚羊与野兔。一旦发现猎物,它就会猛扑下来攫住,百无一失。后来,女真人又培养它充当信使。只要给它一个方向,它就能在数百里地之内,准确无误地找到收信人。刚才这只海冬青就是从关沟外二十里地的中军大营出发,它游弋在高空,发现了在地上不停地刨蹄子的火飞龙,于是一侧身子俯冲下来。

  阿骨打展开纸卷儿,上面写了大约二百来字,他反复读了几遍,然后把纸卷儿放在嘴里嚼烂吐在地上。

  看到阿骨打读信,几位大将怕有偷窥之嫌都闪开了几步。阿骨打把海东青抓到手上,朝着关外的方向朝天上一撒,海冬青在原地打了一个旋,又升上天空原路返了回去。

  看着海东青飞远,阿骨打又循着刚才的话题,对娄石说:“你刚才说的攻关的方法,花费的代价最小,应该是个好主意。”

  娄石受到肯定,显得有些兴奋。

  阿骨打接着话锋一转:“但是,拿下燕京城,老天爷抠门,不给我们两个月的时间。”

  宗望猜想到刚才海东青送来的密信,肯定涉及军情上的重大变化,他太了解父亲了,越是碰到棘手的事,他越是表现轻松。

  宗望于是问了一句:“父皇,拿下居庸关,你给几天时间?”阿骨打伸出两根指头:“两天。”

  “两天?”博勒惊得吐了吐舌头,忽然又觉得不妥,补充说:“皇上放心,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不是让你霸王硬上弓,”阿骨打说着,转问宗望:“攻城的云梯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扎了一百架。”“兵士们埋锅做饭的柴草呢?”

  “够烧五天的。”

  “赶快传我的命令,今儿个夜里,让兵士们吃一顿热乎乎的饱饭,从明天起,所有的柴草,一根也不准动。”

  宗望兴奋地说:“父皇已有攻城妙计了。”

  阿骨打翻身上马,勒转马头踏上归程,他示意宗望驱马过来与他并肩前行,娄石等知趣地故意压住队伍与他们隔几步路。

  阿骨打低声对宗望说:“大营里送信来,萧德妃四大天王之一的郭药师,已在易州叛变,投靠了南朝的童贯。”

  紧赶慢赶,天黑之前,左企弓回到了燕京城内。冒雪冲寒,饥肠辘辘,左企弓也顾不得回家暖暖身子喝碗热粥,而是命令车夫将马车赶到内城保宁门外,然后几乎是一路小跑赶到了萧德妃主政的保泰殿。(连载

上一篇:刘家塬·庵里村游记 (吕元亨) [2016-04-11]

下一篇:长征 (王树增) [2016-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