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我看儿童读经 (刘延玲)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有位热心的朋友给我推荐一篇文章和由名家朗读的“育灵童儿童经典诵读” CD ,诚恳地希望小女能从小读经,长大成材。于是,朋友的举动成了我们开始的契机。

  按照儿童读经推广专家们的建议,“要学《千字文》《百家姓》《千家诗》,就不如读唐诗。”“与其教唐诗,不如教古文。”“若要学古文,不如学诸子百家。”“要学诸子百家不如学四书五经。”“四书五经里边,以四书为标准,四书又以《论语》为开头”。因此,要让孩子背的第一本书,《论语》;第二本书,《老子》;第三本书,经史子集随便选。当然也可以读唐诗。但“唐诗不是非常重要”,“千万不要那么认真教唐诗,那太小儿科了。”

  可是慢慢地,我发现,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而言,《三字经》显然比《论语》更朗朗上口,五言绝句当然胜过七言律诗。对女儿来说,《论语》很难跟读。我怀孕时喜诵《春江花月夜》,但女儿出生后,每当我声情并茂地朗诵这首诗时,她却无动于衷。直到今年,语文老师推荐这首诗来晨诵,女儿才兴致勃勃地找我求教。所以,那时我们尽量坚持每天睡前和女儿读一会儿《三字经》《千字文》。小家伙很有兴趣,背起来奶声奶气,但铿锵有力。我们两个大人则喜形于色,交口称赞。没过多久,她就可以朗朗上口地在亲朋面前“表演”背功了。

  但是,那位固执的朋友仍然觉得我不按专家说的话去做,会让孩子输在起点上。这让我多少还是有点儿困惑,有点儿不自信。后来我无意间翻《学术界》,发现了两篇文章——《评儿童读经运动》《读古书与现代知识分子》,二文皆涉及儿童读经问题,态度却截然不同。前文以为现今一些人倡导的儿童读经运动,完全是开历史的倒车,是早被蔡元培们的现代教育所替代过的“填鸭”、灌输式僵化教育,违背儿童天性,扼杀儿童的创造思维;后文则列举鲁迅、胡适等一些白话文运动的先驱们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的事实,言之凿凿地认为,要想学好现代文、英文必须有扎实的古文功底。

  对于反对者,我的想法是即使如数学、物理、化学等现代学科也不乏“填鸭”、灌输的僵化教法,关键还在于教者是否能循循善诱、循序渐进,顺乎儿童天性,激发儿童学习兴趣。而受读经提倡者们的启发,我查阅了鲁迅、胡适、钱钟书、郭沫若等大家小时候的启蒙经历,发现他们其实皆非与时俱同。过去的私塾时代,一般人家的孩子开蒙,总是直接就读四书五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天天念“学而时习之”,确实非常痛苦和苦闷,这早就被五四时代的先贤们痛斥过。而鲁迅、胡适们则不然,他们最初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从各自的兴趣点入手的,或诵古诗或念历史或读古典小说,  比如《诗经》、唐诗、《鉴略》《西游记》之类的,都是小孩子容易喜欢和接受的东西。得出的结论是,儿童读经也要因人而异,未必硬要从四书五经读起。至于我们的做法,也还可取。张志公先生早在上世纪 50年代就在《传统语文教育初探(附蒙学书目稿)》一书中总结了千百年来传统语文学在儿童识字、读书方面的实践经验,他认为“儿童识字之后,就要正式读书了。在这个当口,培养读书的兴趣是很重要的……诗的语言,音调和谐,押韵,念起来给人以很大的快感;浅近的好诗,尽管儿童不一定字字都懂得很透,也很足以启发想象,开拓胸襟。多念一些好诗,孩子们逐渐会感觉到语言的美,感觉到书有念头,有学头,从而培养了他们爱好语言的感情,促进了他们求知的愿望,增长了他们思考、想象的能力”。  “就语言说,从‘三,百,千’到蒙求、类蒙求,基本上都是用文言的……从识字起,儿童们实际上已经开始接触文言,学习文言。可是,由于是三个字、四个字的短话,不是佶屈聱牙的长句子,并且还押韵,念起来像唱歌一样,并不觉得别扭,几乎不怎么觉得这跟自己说的话有千百年的距离。这样一两年或者两三年下来,孩子们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一些文言习惯,等到正式教他们读古书的时候就不会感到面生可疑或者面目可憎,也不至于瞠目结舌,不知所云了”。

  事实上,随着时光的推移,女儿的兴趣发生了转移。当我们发现女儿更喜欢不厌其烦地听《不一样的卡梅拉》《窗边的小豆豆》之类的 M P3,而不是那些吟诵古诗文的 CD时,就没有再勉强她坚持下去。时至今日,我相信仅就学习能力的培养而言,教孩子读人文书,肯定胜过上什么奥数班;念中文书,肯定强过学什么幼儿英语。因为汉语作为我们的母语,是我们的本源语言、文化语言,是我们理解自身、确立自我的关键。掌握不了母语的深层资源,就学不好母语;学不好母语,就不可能真正进入另一种语言,如功能语言(英语)或科学语言(数学)。我希望朋友们也让孩子们腹中多些“诗书”,相信这样做或许会让孩子受益终生,但我不会过于热心地鼓动朋友们都去这么做,更不赞同什么儿童读经“运动”之类的,一方面在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社会里,即使是好事情也难免因逐利而变味儿;另一方面,就像我们一直认为的那样 , 任何教育皆不完美 ,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都有其缺欠,而千篇一律、整齐划一的纳粹式教育才最可怕。只要我们每个家长用自己的头脑来爱孩子、培养孩子,而不是随波逐流,迷信盲从某专家、某机构、某方法,强迫孩子就范,因材施教,顺其自然就好。

上一篇:长征 (王树增) [2016-04-14]

下一篇:女人是男人想象出来的 (路文彬) [2016-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