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又是北国柳绿时 (秦曙霞)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柳树是北方常见树种,街边路旁、山坡河畔,都能看到其身影。对于北方人来说,柳树既能遮阳成荫,也可蔽风挡尘。于是,有人家的地方自然有柳树,有柳树的地方也自然有人家。

  北方人爱柳,似乎不需要理由。我喜爱柳树,最早缘于少年时读叶文福《美人柳》“柳、柳、柳,江南酒,人间不见天上有,西施魂,王嫱手,黛玉春心嫦娥袖”之佳句,读来神清气爽,品之心旷神怡。 20多年过去,这首词我至今仍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仿佛一夜之间,春风便吹皱了湖水,吹绿了大地。这个季节,出门踏青赏柳是我的最爱!周日清晨,我推开了春天的大门,在小鸟鸣叫声中,带着关于柳的诗、柳的画、柳的情、柳的意,欣然去冯家塬赏柳。

  前夜的春雨把冯家塬洗刷得格外葱茏。从塬下向上望去,桃李相映,满目苍翠,一簇簇的粉白,一簇簇的鹅黄,令人欣喜向往。我一边欣赏满塬的姹紫嫣红,一边信步登塬。

  上到塬顶,路旁几棵挺拔的柳树,迎客松一样静静站立,枝条缀满了绿莹莹的嫩芽,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不施粉黛、轻描淡写,却像一幅写意的画、一首朦胧的诗,让人眼前一亮。“远似烟,一抹清淡几许愁,近如梦,万缕相思一茎柔”……刹那间,叶文福先生笔下柳的清丽与雅致浮上我的脑海。我倚柳而立,吐纳着春的气息,感受着春的温润,沉积了一冬的灰暗和阴郁一扫而光。

  我默诵着赞美南国柳的诗句,却欣赏着北国柳的韵致。在我看来,北国柳与南国柳有不同的姿态和味道:一个像粗犷的汉子,一个像精致的女子;一个粗壮挺拔,一个腰肢丰满;一个土味十足,一个柔情似水;一个风骨凛凛,一个妖娆习习……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北国柳独有的粗线条和稳重感,亦如北方人生来禀性难移的敦实、纯朴、憨厚。

  北国柳是有气节的,不论贫瘠的土壤,抑或干涸的大地,它处处“无心插柳柳成荫”,从不嫌贫爱富,留给人间一片片可贵的绿色;北国柳是有品味的,可植于路边遮挡风雨,也可栽到园里充当配角,始终低调而自信地生存着;北国柳更是有灵魂的,生为人们奉献绿荫,死为人们提供柴火,汲取少之又少的水分,奉献的却是自己的一干一枝一叶……

  我爱山花烂漫的北国之春,更爱迎风矗立的北国之柳!

上一篇:长征 (王树增) [2016-04-18]

下一篇:做个好教师 (苏永兴) [2016-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