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杂文荟萃

三把伞 (吕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前几天接到我一个小学同学的短信告知:“咱班班花“三把伞”患病去世”。 “三把伞”?这个奇特的称谓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几十年前,这是我小学一个女同学的绰号,小学毕业我们都考上杨凌中学那年,她爸从当时的杨凌镇调到了武功县城工作,她也就随之转学到了武功县中学。后来不久文革开始,我们都经历了停课、运动、下乡(知青),到1971年夏天我从农村招工出来,就碰巧和“三把伞”招到了同一家企业,要说那时她还没有“三把伞”这个绰号,我现在只记得她姓唐,连她的名字都记不全了。

  记得唐同学在小学时长得比较好看,那时还没有什么校花、班花这一说,估计是后来好事者给人家戴的这个“桂冠”吧?唐同学这个“三把伞”的绰号还是和我在同一家企业工作时给戴上的。其实这个绰号的来历也很简单,唐同学人漂亮,自然就爱打扮,那时知青都刚从农村进城当工人,在着装上还都很朴素,劳动布做的工作服就是大家的最爱了,可唐同学就已经开始表现出她的与众不同。刚进厂她不但在衣着上比较讲究显得引人注意,特别是每逢下雨天,刚开始她打了一把手工竹制伞架的红油纸老式雨伞;过了不到半年,再下雨时就换成了一把金黄色的油布雨伞;到进厂一年的时候,她又换成了一把很精巧的黑布电镀杆的雨伞,这把伞当时的确很拉风,尤其那个电镀杆白光锃亮的,起码在我们厂是头一份啊, 特别是唐同学打上它,在雨中亭亭玉立,走到哪里就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就这样,在一年的时间里,唐同学的雨伞频频升级,一连换了三把,而且一把比一把时髦,一把比一把扎眼,于是“三把伞”的绰号就叫出去了。那时我因为和她小学升初中后就分开了,虽然认识,但来往并不多。本来“三把伞”叫了也就叫了,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可也就是因为人漂亮,又爱打扮,显得比较出众吧,到后来她还真就出事了。

  事情很蹊跷,有一天她们车间一个工段长下班回到宿舍,突然想起他中午把饭盒留到车间工具房(也当作更衣室用)里了,就急忙返回去拿,这时下班铃已经响过约半个小时了,偌大的车间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工段长到了工具房门口径直一推门就进去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三把伞”居然和车间主任都在里面,他看到的情形是“三把伞”竟然坐在车间主任的大腿上,两个人的手互相伸进对方的裤裆里,正在对视着嬉笑呢……(这些细节都是那个工段长过后讲出来的)

  这事也就特别寸,要说嘛,下级一不留神意外撞见上级的这等事情,那还不都装聋卖哑假装个啥都没看见了事,过后上级能不心知肚明十分感激?可偏偏这个工段长也是个老资格,平时就和车间主任关系不睦,两人曾经大吵过一架,人家这次把他俩抓住了,自然因风吹火,一扭头连饭盒都顾不上拿就走了出去,连一分钟都没耽误就向厂里告发了。这种事要放到现在可能也不算个啥,可在文革中期那个荒唐而又敏感的特殊年代,没事的人都想挖出点什么把你斗一斗呢,何况是这种令人嗤之以鼻的“丑事”,典型的作风败坏啊!没啥说的,第二天全厂就开了大会,车间主任是有妇之夫当然给一撸到底下放到另一个车间当搬运工,“三把伞”给了个处分,也不让她在车间上班了,罚她到后勤打扫了好一阵卫生。可怜她虽然人还漂亮,但也没人敢搭理了,弄得“三把伞” 从此一蹶不振,灰头土脸了好长一段时间。

  一年后我从这家企业参军走的时候,工友们纷纷送别,“三把伞”也来和我道别,还送给我一个笔记本,我记得扉页上写着:“扎根边疆,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老同学参军留念。”因为我要去的部队在新疆,对“扎根”两个字特别敏感,总怕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心里有点“那个”,所以这个笔记本当时就故意没带留在家里,后来都让我弟弟上学当练习本用了。

  从参军离开那家企业至今40余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三把伞”,只是有次同学聚会提到她,说她在那个厂实在呆不下去了,后来在邻县一家企业找了个比她大挺多的对象,结婚后很快就调过去黯然离开了。虽然这么多年和她没有什么往来,但毕竟是小学同班同学,算着她也就刚刚六十岁,正是人生另一段美好生活的开始,突然知道了她的不幸离去,尤其是想起她的尴尬遭遇,心里还挺不是个滋味的。现在静心想想,其实人家“三把伞”也没做啥大不了的事,更不能算作是个“坏女人”,只可惜她红颜薄命生不逢时,在那个特殊敏感的年代里,有点没把握好自己,年轻无知让有心计的人给骗了。

  据说人死后去的地方都阳光明媚百花盛开,从来没有什么风风雨雨,所以自然就用不着再打伞了,那么“三把伞”这个绰号估计也就没谁知晓了。愿唐同学在天国一切安好,不再为当年那点破事烦恼!

上一篇:前段时间 [2016-01-14]

下一篇:怀念“阿郎故事” [2017-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