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书与小书 (宋宁刚)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平日课余,喜读小书。所谓小书者,要么小巧便携,比如国外的“口袋书”——所谓 pocket  books是也,或者前不久读的小 32开本的“圆角途书馆”丛书;要么篇少页薄,比如 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莫迪亚诺的《青春咖啡馆》等书,篇幅都不大,轻轻一册拿在手中,读起来丝毫没有负担;或者文字轻松,余味悠长,读来如饮茶,淡香留于唇齿,不失为一种享受。

  一本书,能兼具以上诸种品质,当然算得好书,更是读书人之幸。鲁迅和周作人的自编文集、岛崎藤村的《千曲川风情》、汪曾祺《晚翠文谈新编》……都属此类。前些年流行的“新世纪万有文库”丛书、“大家小书”丛书等,也属此类。后者的总序中说,这套书是“大家写给大家读的书”,一语多关,读书人自有会心。

  小书读多了,有时连自己都会觉得抱歉,仿佛小孩子打架,面对比自己高而壮的,不敢吱声,却去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实在说,有几分“可鄙”。有时,为了自我挑战一下,从架上取来巴乌斯托夫斯基有六本之多的《一生的故事》——还好每册都不厚;或者赫尔岑分为上中下三册的《往事与随想》——每册篇幅都不小……仿佛蚕吃桑叶,一本本读下去,随着时日的一天天过去,竟也读完了。当然,也有至今没读完的,比如早年买到的《莎士比亚全集》,共十一册,基本上是偶尔想起或需要时才拿出来读一下,读过即放下,至今读过不过一半。

  虽则如此,也算长了些读书的勇气:那些看似部头很大的书,其实没那么可怕。七八百页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不就是几天几夜读完的吗?只要喜欢,投入了进去,所谓苦读之“苦”,早就抛诸脑后,或者,在读书之乐的甜蜜中消逝于无形。

  同时,正如有人说,小书不小。从开本和篇幅看,以上胪列过的小书,的确算“小”,而从艺术、思想的容量来说,却一点不小。不惟不小,有些书可能还“大”得厉害,经得起反复品读、咂摸,留给人无穷的营养。无论如何,不会像甘蔗那样,使劲嚼过之后,就只剩一堆渣滓,索然无味。

  小书不小。能够将一本小书读大、读厚,当然是种能耐,甚至可以说,是读书的一种基本能耐。反过来说,大书也不大。能将一本大书读小、读薄,同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它意味着涵咏、消化之后的悠游与自信。读书,渐渐读出自信,就把书读活了,人也随之长进了。

上一篇:做个好教师 (苏永兴) [2016-04-21]

下一篇:四月探花 (丁小村) [2016-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