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槐花麦饭 (陈会琴)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的家乡在眉县汤峪镇二郎沟,这里房前屋后、沟边路旁、坡上坡下,到处长满了洋槐树。每到槐花绽放时节,家乡的村庄、田野、山岗,处处飘散着一股股清爽、甜美的槐花香味。

  每每在槐花盛开时节回家,总要去村子东边的河沟边采一些槐花回来,让母亲给我做我特喜欢吃的槐花麦饭。母亲常这样说:“你们这些娃娃呀,是福享得太多了,吃了‘五谷’还想吃‘六谷’。”我总嬉闹着推搡母亲进了厨房,给她系上围裙。母亲一边嗔怪着,一边笑着为我去蒸香喷喷的槐花麦饭。

  母亲原本是不喜欢槐花饭的。

  村子临山,土质薄,灌溉条件差,在过去家乡人只能靠天吃饭。因为口粮紧张,只得用瓜果、野菜来补充粮食的不足。槐花饭当然是充饥的最好“美物”了,但在那个农业机械化程度极低的年代,槐花饭怎能满足农村人繁重的体力劳动所消耗的能量呢?因为槐花饭“不耐”,母亲常吃了槐花饭在干农活过程中还要忍受饥饿之苦,因而她对槐花饭也就下了“好看不中用”的定义。

  年年岁岁,槐花开了又落。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家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政府倡导并扶持家乡人栽上了猕猴桃树。站在我家门口眺望,就可看到一望无垠的猕猴桃园。家乡的气候、土壤都非常适合种植猕猴桃,结出的果子品质好,酸甜爽口,畅销国内外,猕猴桃种植也成为家乡农业的主导产业。自此,家乡人的收入大幅增加,乡亲们的钱包鼓起来了,好多人开上了小车,住上了新楼房。家乡人的餐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肉类、蛋类、各种时令瓜果蔬菜都成了家常便饭。于是,丰衣足食的乡亲们又开始追寻返璞归真的乡野山菜,槐花就是其中的一种。“玉堂阴合冷窗纱,雨过银泥引篆蜗。营草戎葵俱不见,蜂声满园采槐花。”每当槐花飘香的时候,总会有和我一样生活在都市的人来到乡村采槐花,一方面为休闲,另一方面也在感受健康、环保、绿色的生活理念。久而久之,母亲也改变了过去对槐花饭的看法,她说现在的槐花麦饭比过去更香甜了,她也喜欢上了槐花饭清香淡雅的味道。

  我知道,不是家乡的槐花饭变了,而是家乡的日子好过了,母亲的心境变了。

上一篇:我实在是不胜酒力 [2016-04-22]

下一篇:乡间的蒲公英 (孙虎林) [2016-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