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碾 槽 (武俊萍)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记忆的车轮滚滚转动,往事被一件件无情地碾轧。忽而停在一个地方,我轻轻拨开尘封的蛛网,映入眼帘的是厨房角落的一副碾槽。碾槽平日也只是静静放在案板下,母亲常用一片蓝布将它苫着,并叮嘱我们不要乱动,以免砸伤手脚。

  碾槽是关中农村常见物件,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放在地上的梭形铁槽,用来盛放烤好的辣椒;另一个是在碾槽中来回碾轧的圆形滚轮,中间穿一根木柄,方便人们抓握。听老辈人说,碾槽最初用来碾制中药材,只有药铺才有。后来人们发现它同样可以碾制关中人最离不开的辣椒面,就将其进行了改良,而后便在农户中普及了。

  碾槽主要用来碾辣面,这个过程非常美妙。首先要在秋季选择颜色正、身条好的秦椒用细绳绑成串,挂起来风干后将其剪成一厘米长的小段,用簸箕将辣椒籽簸出;热锅凉油,烧热后,将辣椒放入锅中,慢火焙烤;待辣椒颜色变深、散发出股股香味,翻搅时发出响亮的沙沙声就可出锅了。用铲子将适量辣椒铲入碾槽,再用滚轮轻轻压住辣椒,双手握住滚轮木柄来回碾轧,辣椒逐渐从环状到片状,再到颗粒状,最后被碾成粉末。那时我喜欢用双手来回碾轧,弟弟则喜欢坐在高凳上,用双脚踩住木柄碾轧。这是个机械枯燥的工作,极考验小孩子的耐性,每当我们想溜出去玩时,母亲就会将一把炒好的花椒放入碾槽,顿时香气四溢,我们也就乖乖地在碾槽旁一边劳作,一边想象着放入花椒后油泼辣子所飘散的麻辣鲜香气味。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父亲为让我们的生活好一点,就将秦地的辣椒、苹果等贩运到南方去做生意,虽然他常会捎回来一些橘子,甚至稀罕的香蕉给我和弟弟解馋,但母亲的陪伴显然对我们更重要。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对文字产生了浓厚兴趣,语文老师就将那年仅有的三个可订阅《读写月刊》的名额之一给了我。我兴奋不已,刚进家门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却将关注重点放在了五元钱的订阅费上,并拒绝了我。看到我委屈地哭了,母亲没言语,将一碗放着油泼辣子的面条递到我手中,转身出了家门。那碗面在鲜绿的菠菜和通红的辣油衬托下,活色生香,我却端着碗吃不下去;紧接着就听到隔壁隐约传来母亲向邻居借钱的声音,邻居阿姨爽快地借给了她,我的书最终也成功订阅,但年幼的我却不知当时父亲已两个月没给母亲寄生活费了。

  后来我离家上大学,在外闯荡六年后又回到家乡工作。我想,这是一种对关中食物、对油泼辣子、对浓浓乡情的回归。回家揭开苫在碾槽上的蓝布,惊喜地发现它还干净完好,儿时和母亲弟弟一起碾辣面的情景又浮现在我脑际。母亲说现在都不用手工碾制了,拿辣椒去街上,插上电磨子一会儿就碾好了,或者买现成的也行,碾槽也用不上了。科技的发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但快乐的协同作业也被冰冷的机器取代了。

  我从上学到工作,再到结婚生子,十二年里,成长的过程也不亚于辣椒在碾槽中的蜕变,碾槽碾轧甚至摧毁辣椒,但也升级乃至升华辣椒。如此看来,不管是科技发展,还是岁月更替,只要我们坚持走下去,就一定能遇到更好的自己……

上一篇:春雨纷纷地软肥 (黎明) [2016-04-26]

下一篇:石碾子 (秦紫) [2016-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