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奶奶的家训 (张晓燕)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世上勤苦无难事。”目不识丁的奶奶总是这样教导她的五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勤劳、吃苦、节俭,是她一生奉行的信条,也是她教育子孙的“家训”。

  奶奶每天都身体力行,鸡叫之前就起身开始为一大家人准备早饭;白天上山找草药、挖野菜,晚上点着油灯把碎布头铰成的四方布块灵巧地斗在一起,各种颜色整齐地排列组合成一件好看的棉背心、一个舒适的蒲团,一床超大的被子,四五个人盖都没问题。

  “布衣暖,野菜香,读书的味道长。”这是奶奶常给我们这些孙子辈说的话。她让儿女们每天翻一架山梁,走十几里山路,去村上的小学念书;我的父亲最出息,念到了小学毕业。在上世纪 50年代的秦岭深山,一个农村家庭能有一个小学毕业生,是很了不起的事。

  家里堂兄弟、堂姐妹多,表兄弟、表姐妹也有十几个,寒暑假聚到太白鹦鸽柴胡山奶奶的堂屋里,叽叽喳喳笑闹个没完。看到我们胡闹过了头,奶奶总是板起脸说,女娃娃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坐在炕边不能乱踢腿,要不然长大了害腿疼;坐在凳子上两个膝盖要并在一块儿,谁要是分开就不准吃饭;吃饭时不能说话,嘴不能张得太大,女娃嘴小吃四方,嘴大喝糊汤!还有一条,女娃晚上喝汤(晚饭)前必须回家,“妇人不夜行”!饭烧焦了,谁吃“焦呱呱”(锅巴)就会在路上拾到钱!我一直到长大之后才明白,奶奶通过这种方式,让孙女们从小懂得做人的礼仪规矩和勤俭持家的道理。她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心里却有一套极为严格的“淑女”标准。

  奶奶对孙子们的禁忌就少得多,他们能和大人一样蹴在屋里的柱子旁、坐在门槛上吃饭,而且还能大张着嘴说笑、吃饭。但是,只要是男孩,早早下地去劳动是必不可少的,还要上山割草喂牛,要跟着父辈们去山上认草药,摘五味子晒干了去集市上卖,挖柴胡当归党参手参卖钱补贴家用;而且每天天不亮就得赶着牛车到山沟的清泉里拉一大桶水回来,必须够一大家二十几口人一天使用。奶奶说,儿子娃娃的一双手不能闲下来,长大要养家糊口呢!

  上世纪 60年代家家缺吃少穿,大伯父给生产队看牲口,一年种的黑豆炒熟之后要给牛磨饲料。每次炒黑豆的时候,整个院子里都是豆子的香味,我们都馋得直流口水。奶奶说那是生产队的黑豆,要喂队里的牲口,所以炒黑豆时把我们支得远远的,谁也别想吃一粒。堂弟实在熬不住,半夜起来小便时偷偷跑到喂牛的“马房”里,掀开饲料柜美美地吃了一顿牛饲料,临跑时还抓了一把带出来分给我们吃。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堂弟就蹲在后院里“嗷嗷”直叫唤,黑豆吃太多,拉不出来了。

  奶奶得知后脸色铁青,她用胳膊夹起堂弟,从地边折了一根擀杖花的枝干,一点一点掏出那些羊屎蛋一样黑乎乎的东西。然后把大伯叫过来,说他没管好娃娃,偷吃队里的牛饲料,今晚蒸的白馍不给他们家分,以示惩戒。奶奶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但凡不是自己的,一分钱便宜都不占。

  奶奶是标准的三寸金莲,但她走起山路来,我们小辈都跟不上。父亲说奶奶虽是小脚,到山上挖药时上树、爬山,一点都不比小伙子差。我记得七八岁时有一次跟七十多岁的奶奶去山上挖野菜,她坐在一大丛碧绿的树叶中间,不停地从那些藤蔓上往下撸叶子。她说这叫“白豌儿”,回家洗净拌上点面粉,上笼一蒸,蒜水辣子一调,香得很。当时我是那样崇拜地看着满头白发的奶奶,觉得她就像一个神奇的仙人,能把一大家人的苦日子变着法儿调理得有滋有味。

  奶奶有一个针线笸箩,里面有很多宝贝,漂亮的碎布头,各种颜色的彩线,还有一副戴上让人头晕的老花镜。每次我很羡慕地翻她的针线笸箩,她就会说她的哪一根针都使了几十年了!现在想来那该是她嫁到这家里时带来的。她常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还有“剩饭热三遍,香过臊子面”。

  “勤俭持家”,奶奶始终这样要求他的子孙。有人说,中国人传统道德层次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勤俭!一个家族的生命力就像火,要烧得旺就得有好的家风。大户人家都把家风写成文字的“家训”“家谱”“治家格言”,但是像奶奶这样的农村妇女只有通过言传身教告诉子孙她的为人处世之道,这都是一辈一辈自然而然形成的价值体系和行为模式,农村千千万万个家庭一代一代都这样对后辈子孙潜移默化地进行教化。

  有意识的“做”,叫教育;无意识的“做”,叫“熏染”。几十年过去了,奶奶当年对我们的要求始终铭记在我的心里,这就是她的家风,也是她不成文字的“家训”。我还会将奶奶的这些故事告诉我的孩子,也让他们按照奶奶的要求去做事为人。

上一篇:眉县齐家镇石斗的故事 (杨烨琼) [2016-05-03]

下一篇:潜移默化的家风 (杨明劳) [2016-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