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潜移默化的家风 (杨明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家风是一种教化,一种传承,一种父母早年的耳提面命,一种蕴含在家庭每一个细节中的潜移默化,一种成年后回忆起来满是温馨又时时提醒你矫正你影响你言谈举止、为人处世的文化。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对家风的感受愈来愈明晰,愈来愈深刻。兄弟姐妹相聚,谈论最多的是父母当年咋说咋做的;同子女闲聊,不时会冒出一句“你爷爷奶奶当年对这样的事情会如何说如何做”的言语来。但遗憾的是,我们家未留存下来父母、祖父母乃至祖上关于家训家风之类的文字材料。父亲当年在麻纸本上给我们写过“存善心,勤做事”“常看书,眼界宽”之类的文字,但我们仅把它当成字帖照着练毛笔字。虽然,父亲也叮咛我们要把写下的留存下来,母亲也替我们收拾保存过一些,但随着母亲去世,加之我们当时不懂事、不重视,未能留下这些,今天想起来十分惭愧和后悔。前几日,大哥寄我一封信,信中有他对我们家风的归纳和总结,我看后,深以为然。

  我家的家风总结起来是五个字:“敬、善、韧、高、学。”

  敬。父母当年常教育我们要怀有敬心,对每个人每个物件乃至世间一切都充满敬意。父母说,恭敬做事,恭敬待人。敬事事成,敬人人敬。我们未捡起掉在石桌上的饭粒,父母会自己捡起或提醒我们捡起来吃掉。他们说,爱惜粮食,是尊重自己的劳动血汗,是惜福。天长日久,我们便形成了“敬”的习惯。我们明白为人处世要敬人,故而我们与乡邻和同事的关系很融洽;我们明白要尊敬职业,每个人做事都很认真。

  善。“人之初,性本善”,父亲常教我们背诵这样的句子。母亲则对我们说,要善心待人,要帮人。帮人天地大,帮人是积德;要主动地帮,不求回报地帮。至今,我们忆起父母帮别人、别人帮我们的点点滴滴来,心内满是温馨和感动。这种善也传承了下来。与我们有过交往的人,都说我家人是热心人。我的孩子乘车,遇见老弱病残会及时让座;开车遇见有困难急需打车的路人,也会捎上一程。

  韧。父母一生磨难很多,但他们很坚韧。“文革”中父亲受批判,大会小会斗争,他却该干啥干啥,农业社的活儿一天不落。他说过“天不能老阴着,总有晴的时候”,我们至今记忆犹新。母亲患类风湿关节炎在炕上躺了整整十九年,却督促着我们一个个读书,教育着我们一个个走正道,看着我们一个个成家立业。我的小侄子出生后,她给起名“韧昭”,我们初听理解为“忍”,她连说几遍不是,反复强调是“韧”。“韧”是母亲战胜人生艰难困苦的经验总结,她传给我们的“韧”,比“忍”管用,坚韧不拔,韧而不垮,一心一意将事情做成,以最后胜利的欢乐化解奋斗中的心酸与艰难险阻。

  高。父母常对我们说,做人,要往高处站、宽处想。父亲说,登高望远是做人的大境界,不要小家子气,不要脚面见识,不要斤斤计较,要看长看远,要舍得,要有大家之气。小时候,我们每次出门,父亲都要提醒,“抬头挺胸”。所以,温家宝的诗《仰望星空》,我们兄弟姐妹都抄在本子上,且每个人都会背诵。父母这样教育的结果,使我们的人生平凡而高尚。

  学。父亲是个老派的读书人,却从上世纪 50年代中期变成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标准农民。他很爱学习。我的五弟常给我们讲一个细节:上世纪 70年代初,七八岁的他随父亲到西安去看望住院的母亲,父亲看见马路边的废报纸,总捡起来读,读完还叠得平平展展带回家再读。父亲也督促我们读书,但他常在我们耳边念叨的是“学习”二字。“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他教我们背诵这句话,我们上初中才知道是毛主席语录。还有“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背诵场景,父亲说“说”在这里是通假字,读“悦”,是愉快、高兴之意,我们当初不理解的调皮和尴尬,至今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父亲对“学”的见识,影响了母亲,也传承给我们及后辈。母亲早年几乎不识字,但她后来却能粗通文墨。“二十四孝”“刘邦斩蛇起义”等故事,她也能讲得生动形象。我们兄弟姐妹至今仍坚持学习,大姐 70多岁了,二姐、三姐 60多岁,都还爱看书。大哥家房门上写着“闲谈莫过五分钟,读书学习滋味长”。二哥、五弟在为生活奔波的同时,还坚持写诗。四弟下岗时都快 40岁了,他跨专业学习了电工知识,现在是一民营企业电工班班长。我们的下一代也都学有所成。

  如今,人们愈来愈重视家风的培养与传承,我期盼我家的五字家风能护佑我们及后代平顺安康。

上一篇:奶奶的家训 (张晓燕) [2016-05-03]

下一篇:桃花岭上听传说 (提秀莲) [2016-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