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馨香的槐花糖 (吕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又到了槐花飘香的季节,我的思绪自然又想到了她……

  家乡槐庄,真是名不虚传,村里村外,堂前屋后到处都是数不清的洋槐树。每到春末初夏,槐花盛开的时候,那清馨诱人的特有香味真冲鼻子,村外老远都闻得到。

  我家东邻是本家四叔,我八岁那年,四叔娶亲了,我那时尚不懂事,只知道跟着看热闹。后来听说四婶在娘家也是好人品。那年春末,当槐花挂满枝头的时候,四婶来叫我:“顺子,上树摘些槐花吧,婶给咱做槐花糖吃。”

  我立即脱鞋,朝手心唾上两口,没几下就攀上了树,摘下一大抱来,四婶细心地把拣好的槐花一枝枝捋下来,搬来个罐,打开一包糖,对我说:“顺子,快看,这样做哩,撒一层槐花,放一层糖……”

  四婶干得很专心,不时用手背理一理散在额前的头发,用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我,又说:“别心急,这要过夏哩,到八月十五才能吃。”

  看到四婶脸上淌着汗水,不知怎的,我突然感到四婶非常可亲。

  八月十五的晚上,四婶果真端来一碗槐花糖,一进屋,我就闻到了那特有的香甜味,象槐花的清香,可又不全是,再仔细瞧瞧,糖全化了,浸透在槐花里,那成色也由白变黄了,那股馨香味,可真醉人。我抢先尝了一口,啊!这就是我盼望已久的槐花糖,可真好吃呀!我高兴地抱住碗吃了起来,别人谁要都不给。四婶拍拍我的头说:“顺子,有了好东西,可不能光自已吃,要多想想大家哩。”我对这话尽管朦朦胧胧的,但还是顺从地把碗放回了桌上。

  后来我才知道,那罐槐花糖,四婶只留了个罐底,她把自已酿作的甜美都送给了别人。

  就这样,每年春末初夏时分,我都要上树给四婶摘槐花。自然,每到八月十五,村里很多孩子也和我一样,都可以吃到这甜美的槐花糖了。那时候,这槐花糖,对我们农家孩子来说,就是上好的珍品了。

  等我到县城读中学时,摘槐花的任务就留给我弟弟二顺了。后来,我又到省城读大学,四婶高兴得什么似的,总是想法给我捎来槐花糖吃。直到我毕业后在城里安了家,这槐花糖,每到该吃的时候,四婶也从未忘了给我捎来,而且比原来带的还要多。四婶心细,她知道,当年顺子如今也是三口之家了。

  去年夏天,四婶病逝了。四叔后来告诉我,四婶在弥留之际,还嘱咐,把她酿作的最后一罐槐花糖分给大家吃,一定别忘了给顺子捎些去……

  四婶啊,你在临终前,还总想着别人,你虽然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可你却把甜美留给了我们,把许多美好的记忆留给了我们。

  ——那长满槐树的古老村庄和农舍;四婶初嫁时那好看的模样;开导我时那慈爱的目光;做糖时那专心细致的动作和亲切的话语:“顺子,快看,这样做哩,撒一层槐花,放一层糖……”这一幕幕美好的情景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

  啊!槐花糖!那交织着我童年美好记忆,馨香、醉人,却再也吃不到的槐花糖呦!

上一篇:桃花岭上听传说 (提秀莲) [2016-05-03]

下一篇:鲁迅与青年 (杨光祖) [2016-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