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欠您一个拥抱 (杨春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周日的午后,不爱外出的我,拿起相册,回忆往日温暖而惬意的时光。思绪随着相册的翻动回到过去,看着看着,母亲的照片映入眼帘,那是母亲生前坐在门前与女儿的合影。那时母亲已经病入膏肓,满脸的疲倦与憔悴,瞬间,泪水划过面颊,再也无心看下去了,对母亲的思念填满了整个思绪……

  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像中国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用勤劳、善良、坚强教育着她的子女。在生产队时,母亲靠她一个人挣的工分养育了我们姊妹六个,在历经无数个艰苦岁月后我们长大了,母亲本可以安享晚年,却病魔缠身,最终因无法医治而离开我们。

  在母亲离开我们前一年多时间里,身体越来越不行,但母亲仍然坚持自己料理生活。这让我对她有了太多地愧疚……

  那一年,窗外刺骨的风呼呼地刮着,室内的灯泡在寒冬的夜里显得那么微弱,蜂窝煤炉子里的火苗蹿得老高,似乎要顶开炉子的封盖。我们姊妹几个静静地围在母亲的床前,此刻躺在床上的母亲安静了许多,刚才由于说话太多太累,安静地睡着了。母亲整个身子盖在被子下,看起来更瘦小了,满头的白发虽然有些乱,但在灯光的映衬下如一根根银丝闪闪发光。

  母亲的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颜色,一生所有的疲倦此刻全布在了脸上,额头上的皱纹像刀刻一样。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干燥、龟裂,瘦骨嶙峋。在我眼里这是世间最美的手,这双饱经风霜的手,凝聚着母亲一生的辛劳,承载了岁月的痕迹。看着曾经给我们遮风挡雨的母亲此刻那么瘦小,我好心疼,一阵酸楚,泪水止不住涌了出来,真想去抱住母亲并对她说:“妈妈,我来保护你,病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不知为什么,我这样想着,却迟迟没有去抱母亲,这种矜持使我失去了一次向母亲表达爱意的机会,当时心情异常难过的我泪如泉涌,跑出门外,在寒夜里独自悲伤……

  在我们姊妹几个多天的精心护理下,母亲的情况好转了许多,能吃少量的饭,说话也清晰了,我们悬着的心稍稍平缓了一点。我们决定每人轮流在家照顾母亲一周,我和大哥弟弟都回单位上班,先留下二哥。可还没轮到我的时候,就接到了二哥的紧急电话,当我焦急万分赶回家的时候,看到母亲已经静静地躺在那里了,她像睡着了,嘴角还带着微笑,那样安详。瞬间,我感觉天塌下来了,世界全黑了,似乎有人用刀子一下一下剜我的心,撕裂似的疼。我悲痛欲绝,泪水在严冬结成了冰花,痛失母亲像一把利剑久久地扎在我的心口,让我肝肠寸断。我还没来得及给母亲一个拥抱,还没来得及给母亲一个爱的语言表达,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来得及做,母亲就这样丢下了她的孩子和她为之辛劳一生的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传统的中国人对情感的表达一直都是非常委婉含蓄的,不管是亲情还是友情,并不会如竹筒倒豆子般淋漓尽致,而是一定有着曲径通幽的婉约,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仿佛一说出来就轻了些许分量似的。有时候总认为时间还长,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伴亲人,有时对亲人有万般的爱意,也是羞于表达出来,由于这种拘谨和害羞,让我失去了给母亲一个拥抱的机会,让我后悔终生,每每想起,心里阵阵作痛……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八年多了,每当她在脑海出现,我都泪流满面,为自己欠母亲一个拥抱而耿耿于怀。为此,我曾无数次许愿:如果有来世,我还做你的女儿,我要激情满怀地千万次拥抱你,并对你说:妈妈,我爱你!让你感知我的爱,做一个无比幸福的母亲。

上一篇:母 爱 (李思民) [2016-05-09]

下一篇:婆婆就是娘 (王 芳) [201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