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打便工 (张峰青)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乡村,邻里间普遍有“打便( piá n)工”的现象。打便工是一种无偿替别人劳作、相互帮忙而建立的用工关系。

  当然,大凡能相互打便工的人家,多为左邻右舍;正因为住得近,在长期互帮互助的情况下,才能结成这种深厚的合作情谊。今日,我给你家帮忙,明日我家缺人手,你又来为我家帮衬,于是这种“吃自家饭替他人忙”的古道热肠就形成了乡村一道相帮互助的风景。

  人常说:“吃饭人要少,干活人要多。”在一个家庭中,吃饭时人要少,这缘于过去粮食的紧缺;干活时人要多,这又缘于干活时人多力气大,干活速度快。特别是在农忙时,常常会遇到阴雨天,当田里的庄稼亟待收割,当场院里晾晒的粮食急需收装时,四邻能积极参与,搭个帮手,就能躲过雨天将粮食及时稳妥地收拾回来。当然,许多时候,打便工更是为了回报邻居以往对自家的帮衬。邻里间,到底谁帮谁更多一些,大家都不会去计较这些。毕竟,许多活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完成的。乡间需要大量人手的活,莫过于盖房架梁或碾麦起场。于是,凡是哪家定了盖房架梁的日子,或正在晒场上碾打麦子时,都会有许多邻居主动“打便工”。大家也希望日后自家能像主家一样快快盖起新房来,或有难处时别人以回馈的形式,帮扶自己一把。打便工,就像银行储蓄一样,不同的是,打便工储蓄的是力气和人缘。

  我的母亲是个热心肠,凡邻居有紧要活,母亲总会说:“我给打便工去。”我家门前有一个晒麦场,母亲看见谁家正收装粮食,总会拿着簸箕和笤帚去帮忙。这些年,人家看她年纪大了,不让她参与,她总说:“别的活我干不了,可我还能撑袋子啊。”实际上,母亲这些做法,都是在答谢邻居们多年来对我家的帮助。

  打便工与帮忙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区别。乡村帮忙,需要主家上门叫一声,而打便工是出于帮忙者的自愿行为。帮忙的纽带在于乡情维系,打便工的出发点是回归到感恩。农闲或生活平静时,主动打便工帮别人,是为了日后农忙或困难时,得到大家的帮衬。一根筷子与一把筷子的道理,大家都懂。“人”这个字,更是需要左右共同扶持,才能站立。因此,打便工,让人在紧要处和危难时也能感受到乡情的温暖。

上一篇:劳 客 (董建敏) [2016-05-10]

下一篇:丝绸之路上的岐山驿站 (赵智宝)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