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常忆野菜香 (邢玉霞)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山上桃花盛开,房前柳树开始吐新芽,野菜飘香的季节就到了。

  山中春来晚,野菜却赶趟儿。当山外落英缤纷之时,山中的蒲公英也悄悄盛开了,不仅带来春的信息,更是我钟爱的野味。

  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菜品少得可怜,一年当中有小半年都是腌菜就饭;到了春夏时节,河滩地畔的野菜就成了家家饭碗中的美味和喜悦。那时候,村子四周都是荒滩闲地,生长着各种野菜,麦地里的苦苦菜,河滩里的雪蒿蒿、白蒿,山坡上的“奶奶菜”(一种茎秆储满乳白色汁液的植物),地塄上的野小蒜,阳坡上的野韭菜,小路边的蒲公英……大人们要在生产队集体出工,孩子们就带着小铲和竹篮,大的带着小的,三三两两结伴寻找野菜。太阳落山的时候,在大人收工回家的吆喝声中,小伙伴们伴着夕阳的余晖,提着丰收的野菜,怀着献宝的兴奋急急往家赶,一把野韭菜一份惊喜,一筐野小蒜一份惊叹,一篮苦苦菜一份自豪……

  晚饭过后,顺手拉过几个小板凳,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择菜,一边说着家长里短村庄趣事。菜择好后,母亲连夜把菜按苦不苦的属性分类,或烫熟或洗净晾好,苦性的菜浸在凉水中,经过一夜浸泡,苦味基本就去掉了。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把去了苦味的野菜切得细碎,拌上野小蒜末和辣椒粉,用滚烫的油一浇,满屋子都是馥郁的菜香。爱睡懒觉的小孩子这时不用大人催促就自觉麻利地下了炕,盛一碗饭,夹一大筷头野菜,闻一闻,清爽可口的野菜顿时令人口舌生津;吃一口在嘴里,那种溢于言表的满足,那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味道,只有舌尖的味蕾可以体会。

  过往的岁月,野菜调节了我们贫困的生活;如今,日子越过越好,食品日益丰富,超市里的南果北菜一年四季不断货,但野菜那淡淡的苦涩与清香,却一直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每当和风拂面、春归山城的季节,我总要去野外剜几次野菜,让身心徜徉于自然,让心灵浸入儿时野菜的香味中,品味丝丝涩味缕缕忧伤,更有抹不去的幸福甜香!

上一篇:采桑子 (孙虎林) [2016-05-24]

下一篇:夏食苦菜 (秦延安)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