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夏食苦菜 (秦延安)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小满过后,气温日益升高。雨在轰隆隆的雷声中频频光临,让闷热的天气裹着湿气,如一块石头压在胸口般让人烦躁。其实,郁闷的不仅是心情,就连嘴里也生出苦味,让人食欲不振。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要弄回一些苦菜,让一家人清心降火。也许正应了“以毒攻毒”的说法,食苦菜后,心中那原有的苦闷与烦躁顿时烟消云散。

  苦菜,医学上叫败酱草,南方叫苦丁,北方称苦苣。《周书》有云:“小满之日苦菜秀。”蔡邕《章句》载:“苦,菜也。不荣而实谓之秀。”《诗经》上说:“采苦采苦,首阳之下。”可见,苦菜是国人最早食用的野菜之一,也是夏日不可或缺的食材。据说王宝钏为了活命,也曾在寒窑吃了 18年苦菜。当年红军长征途中,曾以苦菜充饥,渡过了一个个难关。有歌谣唱道:苦苦菜,花儿黄,又当野菜又当粮,红军吃了上战场,英勇杀敌打胜仗。所以,苦菜又被誉为“红军菜”“长征菜”。记得儿时经常唱一首儿歌,“春风吹,苦菜长,荒滩野地是粮仓。”在食不果腹的年代,从开春到入夏,苦菜一直是老百姓充饥解馋的最好选择。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沉睡一冬的苦菜,抽芽吐叶;到五月时,便长得茎叶繁盛。一片片带有刺状尖齿的叶子,看起来还有点凶悍;中空的长茎,如管道一样,源源不断地将营养输送给顶部的花朵,让舌状的黄花开尽夏日的灿烂。《桐君录》云:“苦菜三月生,扶疏,六月花从叶出,茎直花黄,八月实黑,实落根复生,冬不枯。”苦菜,顾名思义,味感甘中略带苦,苦中带涩,涩中带甜,这也让苦菜新鲜爽口,清凉嫩香,既可炒食也可凉拌。凉拌时先将苦菜择好洗净,过水轻焯控干放凉,姜蒜切末,加入盐、鸡精、香油、白糖、米醋、辣椒油少许,搅拌均匀后盛盘即可。这道菜看起来绿莹莹的,清新悦目;吃起来爽口,清凉辣香,让人胃口大开。此外,有人还用米汤将苦菜腌成酸菜,或将苦菜用开水烫熟,挤出苦汁,用以做汤、做馅、热炒、煮面,脆嫩爽口,各具风味。“吃吃苦,尝尝鲜,舒舒服服过夏天。”这是母亲经常说的。一盘苦菜,让炎热的夏天在绿色的舒坦中轻松而过。

  虽然苦菜以苦著称,但李时珍却称它为“天香草”,不仅因为苦菜是一道美食,还因为它含有人体所需的多种维生素,具有抗菌、解热、消炎、明目和解毒等作用,对咽喉炎、细菌性痢疾、感冒发热及慢性气管炎等均有一定疗效。《本草纲目》记载:(苦苦菜)久服,安心益气,轻身、耐老。所以,医学上多用苦菜来治疗热症,古人还用它醒酒。

  初食苦菜者,也许觉得难以下咽,其实,这只是食者没有吃出苦中的后味罢了。如今,苦菜已被勤劳的人们从山坡请到饭桌上,不仅农家乐里有,就连大饭店也特别青睐它。凉拌苦菜、苦菜烧肉片、苦菜什锦、苦菜酸辣汤等,让苦菜出尽了风头。人们爱吃苦菜,我想 ,除了换口味之外,也许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上一篇:常忆野菜香 (邢玉霞) [2016-05-24]

下一篇:小花园里的牵牛花 (张瑾瑶) [2016-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