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光 场 (张峰青)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3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过去,当麦田泛黄的时候,西府乡间堆放柴草的麦场就该腾空了,接下来的活儿就是“光场”,为即将到来的夏收碾打工作做好准备。

  为方便光场,农人们先要将冬春季还未烧用完的柴草搬离麦场,以腾出宽展的场地碾场晒麦。柴草清理完,接下来就是平整麦场地面。虽说麦场大半年没用,大体还算平坦,但由于雨雪的浸淋,地面会变得非常松软,风一吹,常会卷起层层青绿色的泥皮。光场便是让麦场变得平整瓷实,以方便碾麦和晒麦。

  光场时,先要把鸡刨食、狗撒欢留下的大坑小窖,一一回填。光场需要湿润的泥土,于是很多时候都是万事俱备,就等一场雨的到来。一场恰到好处的雨,就能将泥土浇透。这样的雨最好能在夜里下,天明时就慢下来,停下来。等到地面的水渗光,不再湿软,能站住脚,就要开始光场了。人们把绳索绑在碌碡的两端,铆足了劲拉着碌碡在麦场上磙压。为防止地面过于松软,这时,从灶膛里取来的草木灰便派上了用场。草木灰能吸水,所以人们会跟随碌碡运行的轨迹,轻轻地用襻笼抖灰,将其均匀地撒在地面和碌碡上,碌碡来回磙几下,所经之处就立马干爽、瓷实了,并且透着青灰明亮的光泽。

  光场时最愁不下雨,盼望好久却不见半点雨星,眼看麦子就要上场了,要解决光场干燥的难题,就得人工洒水。这时,偌大的麦场,得全面泼透,需要的水量也很多,许多家庭男女老少都要参与,肩挑手提,人声鼎沸;大人用水桶,孩子用脸盆,大家共同努力,将麦场泼湿,碌碡也磙遍了麦场的角角落落,整个麦场变得更加清爽干净、平整光洁。光场后,最好能遇个半阴不晴的天气,只需三两天风干,碾压过的地面就瓷实得犹如混凝土地面了。许多人夸张地说:“麦场光得可以晾凉粉了。”这是人们对麦场平整度的最好评价。

  麦场“光”好了,就等麦收开镰,就等响晴的天气,人们也将在麦场上把麦子碾打晾晒后装仓,同时满心希冀着把殷实的明天迎来。

  如今割麦,联合收割机一次就可完成收割和脱粒工作,昔日光场的场景也逐渐成了人们的回忆,但那种迎接丰收果实的期盼,却依然在乡间绵延。

上一篇:忙前麦黄雨 (肖逸) [2016-05-31]

下一篇:依依端午情 (张静) [201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