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种黄豆 (姚孝贤)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小麦在农人们的镰刀下顺利地收割完毕,田野里是一片又一片金色的麦茬。此时的父亲又要开始忙碌了,他打算在麦茬地里点种黄豆。因为他饿怕了,相信“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道理,更坚信只要是种到地里的,长出来就是庄稼,收获的就是粮食,就可以吃饱肚子。

  在收麦前,父亲就已经买好了黄豆种子。那时黄豆有 80天、 100天成熟的,父亲根据情况买了 80天成熟的种子,这样就不会耽误十月初种麦子。

  夏季的清晨是闷热的,父亲和母亲肩扛锄头,手提着黄豆种子去地里,我紧随其后。太阳升起来了,汗珠从父母亲黝黑的脸庞上一滴滴洒落田间,他们的后背也湿漉漉的,一块块地里埋上了黄豆,就等待一场雨过后黄豆苗破土而出。

  一个星期后,黄豆长出了幼苗。两片叶子嫩嫩的,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探头探脑地张望。又过了一段时间,它们长到了半尺高,叶子变成了四五片,此时父母又给它们施肥。接下来就是除草、松土,清除麦茬。在父母的精心作务下,黄豆开出了白色的小花,这意味着就要结豆子了。这个时候,后期管理相当重要,要不毛毛虫就会把豆子叶子作为丰盛的佳肴吃掉,直接影响豆子的成熟和质量,父母就要去捉虫子。 70天左右时,看到毛茸茸的豆荚,一身绿装,生机勃勃,煞是可爱,让人对丰收充满了期盼。母亲知道我和弟妹嘴馋,就到地里用镰刀割一部分回家煮熟,我们就可以大饱口福了,真是好吃极了!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相,母亲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黄豆的叶子逐渐变黄,也就到了收获期。父母用锋利的镰刀把它们一把一把割下,捆成小捆,又用架子车拉到晒场里,在天气好时,一捆一捆摊开,让太阳暴晒;等到下午两三点,就用连枷不停地拍打,那“乒乒乓乓”的声音犹如丰收的鼓乐。就这样,豆荚破裂,豆子滚落,一颗颗豆子慢慢聚集成堆。此时此刻,父母脸膛上岁月的皱褶也被这丰收的喜悦抹掉了许多……

  在上世纪 80年代,父亲视土地为“命根子”,他能充分有效地利用土地,为的是多收获粮食,父母辛苦种黄豆的情景也深深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上一篇:走忙毕 (李拴伍) [2016-06-28]

下一篇:酬唱之后的惆怅 (张陇得) [2016-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