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宁静致远 (孙天才)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散文  《风追司马》  获奖感言
 
  我觉得小说更多的是“我写”,散文更多的是“写我”,诗歌要抒发情感,报告文学要做大量的采访。到了 50岁以后,精力和时间都有限,我后来又学了哲学专业,理性要多一些。所以,觉得还是散文更适合自己。当然,“写我”需要真诚,而我感觉自己是个真诚的人。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在写作过程中,我就像真诚地做人一样,力求把自己的全部赤诚一股脑地表达出来。我觉得我选择散文这条路是选对了。
 
  至于地域性创作问题,应该说,我的 100余万字的散文,大都是写渭北、写秦岭,写我的居住地乐游原。当然,也写了一些铁路题材,但更多的是写渭北。有评论家说,我的散文是始终在渭北这片土地上寻找属于自己的精神栖息地,或者说是文学根据地。这种观点我也认可。因为在我的阅读经历中,我觉得那些伟大的作家,往往都是钟情于抒写自己脚下的那片熟悉的土地。这方面的例子很多。记得著名评论家谢有顺曾说过:从终极意义上来说,写作都是朝向故乡的一次精神扎根。在自己的出生地,在自己经验形成的环境中,你钻探得越深,写作的理由就越充分。无根的写作,只会是一种精神造假。从这一点来讲,我选择我的出生和生活地域而潜心写作,并成为“渭北大地深情的歌者”,似乎也是对的。
 
  当然,我也熟悉铁路和铁路职工,有机会也应该多写写那些普通铁路人的劳动和生活。铁路人也是人,铁路故事也是社会故事。真正的文学,都应该说“普通话”,都应该说“人话”。人的情感,人的思想,人的心灵,这是直抵文学本质所不可缺位的。正如著名作家余华所说:一个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心灵而写,只有心灵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心灵让人真实地了解了自己,而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整个世界……
 
  总之,散文应该拒绝肤浅,具有穿透世道人心的力量。我提倡写无遮蔽的散文、敞亮的散文、本真的散文,不提倡写口号式或标签式的散文。散文写作还是要写出文化和品质。
 
  最近,陕西的一个作家也是评论家,叫姚展雄,他写了一篇 8000多字的《孙天才散文论》,其中谈到我散文的几个特点:一是从胸腔和血管中喷出来的真情实感;二是饱含忧患、悲悯和深刻的哲学思辨;三是大朴不雕,力求还原生活的本真。其实,文学是写人的,人与其他生物的根本区别,可能就在于有感情、有思想。所以,有评论家说我的散文是真诚的散文,是有思想见地的散文,是本真的原生态的散文。其实,文品与人品是互相统一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一定会有什么样的文。我不喜欢太过修饰的散文,就像给本真的生活披了一件漂亮的外衣。而那被披了外衣的生活,在我看来,正如那些在脸上涂抹香脂的女人,美是美了,但说实话,我还是希望散文还原到生活的本真中去,不溢美,不掩丑,不隐恶。其实,我们能把生活中的一棵树,一条河,一个人,一个村
 
  庄的原本面貌、本真状态和生命精神,在自己的文字中写得就是一棵树,一条河,一个人,一个村庄,那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平凹老师有一年去合阳,看到流经那里的黄河,挥笔写了:厚云积岸,大水走泥。这也成为我后来写作努力追求的一种境界:混混沌沌,大化天成,汪洋恣肆,大气磅礴。当然,距离这种境界我还差得很远。
 
  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刚刚跨进文学门槛的小学生,虽然这次有幸获得了冰心散文奖,但我没有任何理由浮躁膨胀起来。无论如何,今后的路还很长,我还是应该沉静下来、冷静下来。这个世界对我已足够深情,这是陈忠实老师曾经说过的话。我感谢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还有各级组织和各位老师。我的心中唯有感恩!
 
  孙天才:笔名秦大泉, 1962年生,陕西大荔人,哲学学士,高级政工师。曾在宝鸡工作过,现为西安铁路局机关干部,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纪实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曾在《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余万字,著有散文集《老家》《福地》《乐游原》。多次获省市和全国铁路文学奖项。

上一篇: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白忠德) [2016-07-15]

下一篇:温暖的泥土 (扶小风) [2016-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