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温暖的泥土 (扶小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散文集  《湋川笔记》  获奖感言
 
  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有泥土。
 
  我记得,某一年的夏天,我从寄居了十多年的海边城市一直西行,终于回到了故乡。关于故乡的最初记忆,在我的脑海中,只限于童年生活的回忆。譬如村庄后面的那条流淌的河流,譬如村口的那棵千年古槐,譬如每年农历三月的那场庙会,譬如外公带我到绛帐镇上去看秦腔戏的场景……这些,都成了久远的往事。
 
  十八岁那年,我背起行囊迈出家门,故乡便从此离我越来越远。这犹如一个双面的镜子,尽管在城市里我把自己打扮得光鲜无比,但骨子里却依旧流淌着千里之外故乡村庄里的血液。这是每一个人对出生地情感最真实的表达。所以,每一年的特定时间,我便像一只候鸟,从祖国最东面的一个城市回到关中那个熟悉的故乡,寻找曾经熟悉的味道、痕迹,甚至一点点回忆。
 
  我知道,这大多都是徒劳的,因时光流逝,那些遥远的记忆,已被城镇化快速成长的脚步湮灭,高楼代替了屋舍,浮华掩盖了朴素。我也只能在村庄山后清晨的阳光中把那些美好的回忆珍藏在脑海中。
 
  那年夏天,我无意间得到一本泛黄的《扶风县志》,那是清代嘉庆时期的复印本。看着文字中记载的内容,我惊叹故乡这块土地文化的厚重与历史的浩瀚。我知道,在中国,正史记载一个国家的大事要事,而县志,却是记录村庄最为真实的史料。因此,我在翻阅这些文字的时候,特意前去寻觅那些在县志中记载的依稀尚存的人文景观,期望可以发现一些历史的痕迹,希望能够在自己笔下的这些文字中,将那些久远的痕迹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知晓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大致历时三年时光,在那年夏末,一部关于故乡写作的文集终于完成了。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内心承载的对故乡久存的那份情感终于可以完全释放出来。这是多么痛快淋漓的结束!
 
  熊培云说,“没有故乡的人寻找天堂,有故乡的人回到故乡。”我在回到村庄的时候,渴望寻找那份久远的厚重。我也想穿梭在历史的天空中,在这片亲切的土地上遥望那些久远的痕迹。然后我把这些痕迹变成文字,像村庄田野里秋天芳香的艾草一样,期望被每一个内心承载着故乡灵魂的人们采撷回家,安置在青春的心头。
 
  故乡,在我的躯干里属于城市,而血液却永远是属于关中西府的故乡。正如一个双面的镜子,一面是我在城市里匆匆的脚步,另一面却是寻找村庄厚度的脚步。就这样,这本叫《湋川笔记》的作品,就这样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我从未想到过这部作品会走得这么远,也获得这么多的荣誉。从某种意义而言,这是读者对这部作品的认可,也是对故乡厚重历史文化的肯定。“行吟扶风大地,追溯湋水源头。”我的故乡,她是我生命的全部,也是我文字的源头。低下头,弯下腰,匍匐前行,这是我对故乡的崇敬和仰视,也是我另一种写作的伊始。
 
  扶小风:原名李宇飞, 1981年生,陕西扶风人。著有长篇小说《左年》、散文集《湋川笔记》。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有作品入选《中国最美散文》《齐鲁文学作品年展 2014》(散文卷)等。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第二十四届全国孙犁散文奖、第四届柳青文学奖。

上一篇:宁静致远 (孙天才) [2016-07-15]

下一篇:每一个文字都是一次心灵的抵达 (史鹏钊) [2016-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