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陈忠实传 (邢小利)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编者按
 
  著名作家陈忠实的去世,令中国文坛陷入痛惜悲悼。当人们怀念这位文学大师朴实无华、忠厚纯正的人格魅力以及他扎根土地、厚重坚实的文学精神时,一部饱满展现陈忠实已走过的人生之路和文学之路的精品力作得到了人们的关注与热捧,这就是由省作协文学创作研究室主任、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邢小利历经十五载而成的《陈忠实传》。
 
  邢小利,中国作协会员,文学硕士,编审。历任西安市文联《长安》文学月刊理论编辑,省作协《小说评论》副主编。现为省柳青文学研究会会长,省散文研究会副会长,《秦岭》杂志执行主编的他,还出版了多部文艺评论集、散文随笔集、中短篇小说集。本书 22万字,截取了陈忠实前 70年人生历程中 20余个重要节点,从生活、学习、工作、交游与创作等方面,客观地勾勒出一条线索简单明晰的“路线图”,为读者提供了一份翔实的作家生平档案和背景参考资料。从本期开始,我们在此部被称为“陈忠实的纸上纪录片”中,共同缅怀这位伟大的文坛巨匠。
 
  第一章  少年,乡村的路
 
  西蒋村,出生地与家世
 
  1942年 8月 3日,陈忠实出生于灞河南岸、白鹿原北坡下的西蒋村。这一天是农历六月廿二,在五行中属火。陈忠实后来说,他的生命中缺水,不知与这个火命有无关系。他母亲说,陈忠实落地的时辰是三伏天的午时。落地后不过半个时辰全身就起了痱子,从头顶到每一根脚趾头,都覆盖着一层密密麻麻的热痱子。只有两片嘴唇例外,但却爆起苞谷粒大的燎泡。整整一个夏天里,他身上的热痱子一茬儿尚未完全干壳,新的一茬儿又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褪掉了的干皮每天都可以撕下小半碗。陈忠实 2006年 9月 23日在其写就的散文《回家折枣》中说,曾有一个乡村“半迷儿”的卦人给他算过命,说他是“木”命,而他自小受喜欢栽树的父亲影响,也喜欢栽树,也许就是应了“木”命之说。这一年的属相是马。
 
  西蒋村如今隶属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席王街道办(原属毛西公社、毛西乡、霸陵乡),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村以蒋名,却没有一个蒋姓。除了几户郑姓的村民,西蒋村村民大都姓陈。西蒋村、东蒋村和位于白鹿原半坡上的史家坡这三个自然村,相距很近,同办一所初级小学。据 1989年版作为内部资料印行的《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地名志》介绍,咸宁、长安两县续志载,东西蒋村原来是一个村, 1936年,蒋村分为东西二村。居东者名东蒋村,居西者名西蒋村。西蒋村,位于灞河南岸,白鹿原北坡下, 58户, 263人,耕地 403亩。
 
  据陈忠实的哥哥陈忠德介绍,陈姓祖先应该是在清朝嘉庆年间或嘉庆前从别处迁移而来。何处迁来,难以查考。陈忠德回忆说,当年西蒋村的东边和西边各有两个小庙,后被拆毁,庙里供奉的佛像也未能幸免。拆庙毁佛时他当时在现场看热闹,看到一尊泥胎佛像身子中间是一根木棍,木棍外边绑着稻草,稻草上面再糊泥,这样泥塑的佛像结实。他说他记得很清楚,棍子上还绑着一本老皇历,他当时把那本老皇历还拿回家了,翻看时记得其中有一页上画有红色标记,他认为那个红色标记应该就是建庙的吉日。可惜这本皇历后来不知去向。他还记得,佛像胸前有护心镜,护心镜是一个嘉庆元宝。由此判断,村中建庙之年当为嘉庆年间。村子建庙,应该是村子初成规模之时。据祖传的说法,西蒋村陈氏家族的祖先迁移到这个村子后,曾给后代起名字排辈分,一共起了十个字,现在这十个字已经用完。陈忠德说他们现在只能记得后六个字的辈分,依次是国、嘉、步、广、忠、永。“永”字辈的都是解放后出生的。十个名字就是十辈,一辈的岁数差距大致按二十年算,十辈人也就是二百年的样子。算起来,从清朝嘉庆年间至今,也就是二百年多一点,时间大致能对上。
 
  因此推断,陈氏家族居于此地或者说西蒋村的历史大致也就是二百多年。
 
  关于蒋村村名的来历,我曾请教陈忠实和蒋村的一些老人,他们都说,这个村子目前还没有见到有关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能村子里曾经住过蒋姓人家,后来举族迁走了,村名却留了下来。我曾和陈忠德探讨过这个问题。我说,东晋十六国和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又一次大分裂时期。这一时期,北方以匈奴、羯、鲜卑、氐、羌为主的少数民族与当时内地汉族杂居、融合,关中被少数民族政权轮番占领。后秦,是羌族政权,以汉长安城为都城,国号大秦。羌族是个古老民族,地处陕西西部及以西地区,到西晋时,经过二三百年的生息繁衍,羌民族人口剧增,与关中西部的氐人连成一片,布满长安周围。当时人言,“关中之民,半为氐羌”。进入十六国时期,关中羌人数量持续增加。后秦建立后,羌人显官豪族集中长安,关中羌人数量达到数十万。在匈奴、羯、鲜卑、氐、羌等“五胡”大举入占中原包括关中的时候,中原包括关中的汉人则大举南迁,很多人逃往江东即今江南一带。(连载 1)

上一篇:每一个文字都是一次心灵的抵达 (史鹏钊) [2016-07-15]

下一篇:爷爷的口头禅 (赵洁) [2016-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