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常忆“幸福犁” (黎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农
 
  业生产责任制的推广,农民生
 
  产积极性高涨,为多打粮食,搞
 
  了许多发明创新,其中利用麦黄
 
  雨的墒情,在麦垄点播玉米,就
 
  是曾流行多年的一种增产创意。
 
  农谚云:“夏播玉米争晌数”,是说早播一晌,效果就不一样。记得那时人们用竹子做一个“ A”字形工具,美其名曰“豁行器”,用它把未成熟的麦子豁开,在行间不伤麦子的情况下,按株距点播玉米。向前推一下豁行器可点播三四窝玉米,再推再点,有经验的人会把株行距把握得比播种机种的还齐整。到割麦时,玉米已破土出苗,有的已有了两片真叶,叶间还噙着晶莹的露珠。玉米苗在低处,割麦拉运都不会伤及幼苗,只是原来在小麦上作梗的虫子一下全集中到了玉米幼苗上,割麦后要及时喷药防治。
 
  进入七月,特别是大暑时节,“上蒸下煮”的日子,也是玉米生长的关键期,需要人工灌水施肥松土保墒。人们从麦场上腾出手来就开始倒麦茬,用锄头挖株里行间艰巨繁重,在劳作实践中,不知是谁发明了一种能提高效率的新农具——手拉犁,也有人给它起名叫“幸福犁”。
 
  兴起幸福犁后,几乎家家必备,青壮年都用。这种犁构造简单,价钱也不贵,用一根两米长的钢管,一头连着犁头,一头焊上手柄;也有人只买犁头,自己做一个木头
 
  手柄使用,稍有些弧度更为理想,
 
  使用者可减轻弯腰的劳累。
 
  玉米田锄禾少也得两三次,
 
  伯父常说“杈头生火,锄头生
 
  水”,就是说场里的麦子要勤
 
  翻,地里的禾苗要勤锄。
 
  地里有墒、车没碾轧过
 
  的麦地最容易拉动犁。锄去
 
  杂草、松土保墒,初次倒麦
 
  茬时,需要用锄头挖苗间犁拉不到的地方,也叫“掏耳朵”,还要一窝一窝破苗,只留下一棵健壮苗。有车碾过的地块,手拉犁很吃力,有时犁头扎不进去,有时拉起来的是长条泥块,实在拉不动的地方要用锄头挖。手拉着犁一步步倒退,犁头在地里慢慢移动着,松过土的一行行禾苗像列队的士兵一字排开。玉米一天一个样,看着让人欣喜,额头豆大的汗珠滴在禾苗上也顾不上擦,农人继续拉着犁倒退着走动。
 
  倒完麦茬,松土后的玉米苗如雨后春笋般疯长起来,逢一场透雨就要施肥催苗了。二次拉犁施肥时已是轻车熟路,在距玉米苗不远不近的位置拉出一道沟,妻子撒上适量化肥,我又拉一次,将化肥全部埋住,不让肥料挥发损失。一亩多的玉米地施肥仅仅一晌时间就干完了,比用锄头工效提升了一倍以上。玉米齐腰或一人高时,在地里劳作,玉米叶子刷得人手脸红肿发痒,地里密不透风,让人真正体验到锄禾的辛劳和粮食生产的不易,正是:拉犁日当午,汗淌禾下土。要知玉米甜,粒粒含辛苦。
 
  手拉犁也时有改进,后来生产的犁后端安装了一个小轮,可以推着走,不用肩扛着去下地劳作。手拉幸福犁在田间倒退着行走,随时调节着犁的深浅,随着双臂屈伸、腰部活动,在那些劳作的日子,我的腰椎病、颈椎病也离我而去。后来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加之退耕还林还草,微耕机的普及,手拉犁也隐退仓房一隅。
 
  自从告别了手拉犁,我的腰椎病颈椎病又悄悄找上门,医生让我多倒退行走,进行康复训练。每当晨练时,我不由得又想起手拉犁,那时虽苦些累些,但手拉犁头划出的是勤劳的图画,我从玉米行间蹒跚退行中走上了一条温馨路;手拉犁的时光是农民光景越过越好的真实写照,犁头也记录下了农民的乡愁和追梦的历程。

上一篇:文人墨客笔下的段秀实 (赵伟民) [2016-07-26]

下一篇:家乡的苇席 (王小强) [2016-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