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苇席 (王小强)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编苇席是家乡人老几辈传下来的手艺。
 
  小时候,我常听大人们说:“凤翔有个六冢,把天戳个窟窿;宝鸡有个金台观,离天只有一拃半……”六冢就是我的家乡,一个以编苇席闻名的地方。六冢在凤翔县城西约 7公里的地方,凤陈公路穿村而过,将村子分为三个自然村。
 
  在我看来,编苇席绝没有孙犁笔下的文字那么优美,而是一种繁重的体力活。工序多,活路重,是这门手艺的特点。一张成品苇席,要经过割苇、运送、剥苇、破篾、碾轧、排席、编织、钎席等八九道工序。割苇、运送,是大人们干的重活,每年芦花翩飞季节,大人就去百里开外的麟游、千阳深山沟割芦苇,运回后堆放在开阔的打麦场上,堆得山一样高,人们夸着这年的芦苇白、秆长、匀溜。芦苇捆分到各户后,人们就拉回自家院落,芦苇就在乡亲们手中开始了希望之旅……
 
  剥苇是我儿时的功课,下午放学回来,听着中央电台的“小喇叭”、单田芳的《岳飞传》,随着“噼噼啪啪”的声音,一根根洁白的芦苇不一会儿就堆起了。破篾是大人干的技术活,苇篾就像匀称的洁白绸条,变魔术般地从大人手里的“苇划”(一种破苇的工具,有三划、四划、五划不等)抽出,这时才有孙犁笔下的美。接着,就要碾轧苇篾。村里的青石碌碡,光光滑滑,得两个精壮劳力才能掀动,一场苇篾碾轧下来,常常累得人气喘吁吁。
 
  排席就是起头,先要将碾绵的篾条按长短撒好分开,叫撒篾条。量篾条的工具叫五尺,是木质坚硬的土槐做的,上面有刻度。排席就像织布,根据篾条长短,派上用场。头起好后,就从一个边角开始,沿着两条边逐渐铺开。村里编席最好的要数二叔父等人。在叔父手下,一根根苇条上下翻飞,错落有致,或交叉,或平行,图案不很复杂,却看得我眼花缭乱。我曾蹲在叔父旁边研究了半晌,用大人扔掉的短苇条照着编过几次,却没一次编成样子。至今我引以为憾,父辈传下来的手艺就要在我们这辈人手里失传了!“编笼编筐,重在收口。”钎席是编席最后一道工序,用的工具叫钎刀,就是一根工字形有利尖的铁条,上边安上木柄,用利尖的一端像剪刀一样裁割长出来的篾条,将剩余的篾端钎进折过的篾缝中。上好的苇席,讲究篾条匀称、席色洁白、包角平整。二叔的苇席就这样。这时,大人们就端起茶杯悠悠地喝口酽茶,展展腰身,像端详自己的孩子一样,露出甜滋滋的笑意……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用苇席,炕上要铺苇席,蒸笼上要盖席盖,家里装麦要用苇包,盖房要用妇女打的“苇箔”,粮站要用苇席苫盖粮囤……家乡的苇席,着实让家乡人风光无限,每年夏收前后,武功、兴平一带的贩子常来收苇席、苇包、席盖。一卷卷苇席运走了,一拨贩子又来了,乡亲们蹲困的腰身舒展了,日子越来越红火……
 
  如今,现代化的生活用品越来越多,家乡的苇席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只留下村口那个被祖辈们的双手磨得溜光的青石碌碡寂寞地诉说着往日的故事……

上一篇:常忆“幸福犁” (黎明) [2016-07-26]

下一篇:陈忠实传 (邢小利) [2016-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