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放空·偶遇“灵塬”(宝鸡 崔妍)

编辑:红叶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沿着S型的盘山公路驱车前行,远处天地相接,一轮红日自山间跃起,映着天边连绵的青山,在秀丽的水中留下一道娇羞的倩影,微风拂动,水面泛起淡淡的涟漪……
 
  忍不住摇下车窗,望着自然赐予的神圣景象,此时的我仿佛置身于美妙的幻境中,似梦非梦、似醒非醒。看着空中连番跳跃的白云,试探着、小心的伸出手指,就这么轻轻地拽了拽,手中似乎多了什么又似没有,耳边传来一阵轻笑。
 
  遥望着蓝天中盘旋的鸟儿,想象着神话故事里烟雾缭绕的仙境,仿佛我的双脚也正攀登着陡直的天梯,每一步,都如文人墨客笔下,飘逸洒脱的文字般,在圣洁的画卷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独有气息。
 
  “秦岭里的香格里拉”、“天然氧吧”、“秦岭中的九寨沟”,是的,这如诗如画的仙境便是秦岭之中最具原始生态地区之一--黄柏塬镇。
 
  黄柏塬镇地处秦岭南麓腹地,森林覆盖率达到96%以上,这里有红军遗址、傥骆古道等历史古迹,汉蜀文化特点也十分突出。近年来,随着太白县政府持续不断的努力和开发,黄柏塬镇已成为太白县生态环境保护最完美的地方之一,有着“生态太白”精华浓缩之地的美誉。
 
  其实,早在60年代初期,黄柏塬镇的原住民只有十几户,自然环境相当恶劣,各家都是自搭草棚,勉强挡风避雨,如此艰难度日。为了买些生活必需品,原住民们每下山一次,来回就要十多天,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日子里,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脚翻山越岭,鞋子磨破了就赤脚走,脚磨破了、再疼也得继续走……在繁重的体能消耗下,他们还要时时提防四处捕猎的野兽,可以说,每一次的下山采买都是一次生命的挑战。
 
  后来,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深入,太白县县政府大力兴修公路,硬是在崇山峻岭中开凿出一条犹如S型的盘山公路,从此,当地人的居住环境得到改善,出山的路也令大山里的人们有了与外部互通的窗口,走出来也不再是生命的冒险。
 
  如今,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日渐繁华的黄柏塬镇,以其特有的至灵之美吸引了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更使天南海北的异乡人选择在这里落脚、扎根。在太白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黄柏塬镇的旅游配套设施也日趋完善。原住民利用自家房屋开门店,做起了自由自在的小生意,多余的房子则拿来出租,租给游客和外来的生意人。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各种代步工具、私家车也成了当地人的各家标配。
 
  有人说,黄柏塬镇是个有魔力的地方,不论你来自哪里,都会感到同样的心灵慰藉,使你的心灵在得到洗涤的同时,成为与这片土地最为契合的旋律,而后彼此包容、彼此依靠、相互扶持、和谐与共,来自商洛的王姓兄弟就是最好的例证。
 
  60年代初期,兄弟俩一路要饭来到黄柏塬镇,“期初是迫于无奈,”老人回忆道,“那时候自然环境不好,黄沙漫天,真不适合人住,到处都野兽,人又少,能用的工具也少,出门都有危险,别说弄粮食活下去了。”
 
  “后来,待了段时间,真不想走了。”老人笑着说,“干净,这地方真干净……”
 
  从一无所有到儿孙满堂,老人说,他这辈子很满足。
 
  漫步在这朴实无华、安静祥和的小山村,我的心、慢慢地开始归位,暂时忘却一切,什么都不想、不做,只是静静地放空自己,放任思绪在这绿意环绕的清新空气中,回到儿时最初的自己。
 
  沿着村公路行走,身边不时掠过村村通的班车,走过音乐喷泉广场,看着坐在大树下纳凉闲聊的老人,他们背靠整齐林立的小洋楼,脸上带着满满的幸福和惬意。
 
  在这里,人与人擦肩而过,不过打个照面,也能点头微笑。突然地,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钢筋水泥、高楼大厦、被压力和窒息空气包裹着的生活,人与人之间即使熟识也仿佛陌路的无止奔跑……
 
  自由的心还在高空翱翔,双脚却不得已踏上了归途。车窗外,溪水连天,老人们微笑着挥手告别。看着蓝天下漫山纷飞的自然精灵,我亦微笑着点点头,蓦地,想起徐志摩的一首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上一篇:长征 (王树增) [2016-07-28]

下一篇:诗意乡村 (胡云林) [2016-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