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夏夜听蛙鸣 (李拴伍)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近日品读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一词,又被那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撩拨,勾起了我对蛙声的回忆。
 
  夏夜的蛙声,是乡间夜晚纯美的歌。“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小时候,村中池塘里、村外溪流中,到处都是碧绿油亮、瞪眼鼓腹的青蛙。它们苦等一年,把心灵深处最坚硬的声音、最深情的呼唤,洒向夏夜的乡村。晚上人们纳凉时,便会习惯性地传来几声蛙鸣,然后是集体“合唱”。这些“歌手”,摇舌鼓腹,瞪着眼睛,在乡村淋漓尽致地引吭高歌,展示着对爱的表白。“蛙声经雨壮”,带雨的夜晚,拂去了燥热,空气清新,凉爽如纱;“歌手”们畅快地传递着内心的欢乐之情。儿时的夏夜,就这样被蛙声渲染,浸润得有滋有味。
 
  夏夜的蛙声,是母亲劳作时的伴歌。闷热,将劳作一日的人们赶到了门前的树下风口,男人们早早记工分去了,女人们则带上小马扎,或席地而坐,打开了话匣,一天的疲劳,在此消减。蛙声里,母亲泡软一捆麦秆,拉话中,掐着麦秆辫子,讲趣闻故事,编织着心中淡淡的梦想。两三晚织一把缝制草帽、编篮子的麦秆辫子,几个晚上喜得几毛钱,母亲却舍不得给自己添一双丝光袜。劳动成果变成了家中的油盐酱醋,而我却早已瞄上那双等了好久的塑料凉鞋,于是,母亲的编织夜夜如此,永不停息,辫子在变长,我的梦也不断变幻着。蛙声起浮的夏日,我一年年地长大。
 
  最后一次聆听蛙声,是十年前一个诗意的夜晚。我去一所学校上课,校门前的村子,两个池塘,碧水、涟漪,周围浅草、小路,还有老树、花香,深深地吸引了我。老师们讲,再干旱的天,池塘里的水也没干过,滋养着村子。我依稀看到了三十多年前村子池塘边妇女洗衣捣衣、孩子嬉戏、老人乘凉的场景,听到了欢笑打闹声,好一幅池塘边的田园生活图景。晚上休息,突然传来了蛙鸣,真是“半亩方塘蛙声来,静夜歌谣传四方”。我好兴奋,与一名老师紧步来到池塘,细听蛙声一片。那位老师说,他一毕业便工作生活在这里,蛙鸣成了夏日的标志、乡村的风景。在蛙鸣的启示下,他带领学生观察,竟写出了一篇不错的科技论文——《池塘里的生物链》,一举获得省级大奖。那夜,我在池塘边待了很久,夜半凉透时,才不舍地回校休息。
 
  “十年生得世事变,问寻蛙声何处是。”前几天,我又去了那个让我再续记忆的乡村小学,寻访池塘,寻听鼓腹鸣叫的夏日之蛙。遗憾的是,池塘填平了,我怅然若失。
 
  “薄暮蛙声连晓闹”。连日高温,将我困在屋中,恣肆追忆着四十年前,村中池塘、溪流中的碧绿青蛙,想象着它们天然率真的歌唱。那响彻云天的蛙鸣,给乡村寂静的夏夜带来了欢愉,给人们平淡艰辛的生活带来了殷实。原来,那是一曲澄澈透亮的乡味乡音。

上一篇:盛夏鸣蝉 (黎明 ) [2016-08-08]

下一篇:喊一声大地我热泪盈眶 [2016-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