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别样的涝池 (远佞)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这次回村,老远就看见村口涝池旁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我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走近一看,原来他们在整治农村环境卫生,要给村民修一个健身娱乐广场,把早已废弃的涝池改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池。这让我甚感欣慰。
 
  涝池是一个古老而神圣的名词。说它古老,是因它早在远古时期就出现了;说它神圣,是因它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们村的涝池,和关中西部乔山脚下村庄里的涝池一样,很不起眼,但又不可或缺。它呈马勺形,东大西小,最深处约 5米,占地约 3亩。涝池岸边柳树成荫,每隔三五米一棵。其中一棵百年柳树有一搂粗,先是横着在岸边长出 2米左右才弯曲伸向云天,也不知当时是被大水冲倒或是被涝池水冲刷倒后又长起来的,或是自然形成,无从考证,但它却为涝池增色不少。
 
  过去,村上每隔一两年就要将涝池维护一次,把里面的淤泥清理出来,然后用红泥耙一遍,很是费时费工。涝池的右岸边是 30多亩大的麦场和粮仓,左岸边是一条通往村庄的大马路;涝池的顶头岸上是一片麻子地,还有一座山神庙。
 
  每当大雨滂沱时,各家各户的房檐水像线绳一样汇集起来,穿过水眼,漫过街道,冲向涝池;若遇干旱年份,村民就端着盆、提着罐、挑着担,用涝池的水去浇灌干枯的禾苗,努力把损失降到最低。也常有队里的饲养员把牲畜赶到涝池饮水;村民盖新房就用架子车拉着大水桶用涝池的水和泥,“饮砖”;也许远古时期的人类还要靠涝池水生存哩。记得有一天晚饭时分,只听有人喊:快救火!我冲出屋外,只见右侧第三家火光冲天,大人们端着、挑着、提着涝池水冲向火场,出出进进,忙忙碌碌。经过紧张的扑救,房屋得救了。人们在庆幸之余,很是感念有这样一个涝池。
 
  那些年,每逢“三夏”大忙时节,村上总要把大水缸在麦场周围摆满,盛满涝池水以备防火。农闲时节,涝池旁百年柳树下总是挤满了小媳妇大姑娘,有的在洗男人的褂子,有的在洗父母的被褥。她们时而将衣物伸进水中摆两下,时而将衣物提上柳树用棒槌捶两下,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好不热闹。盛夏时节,涝池里总能看到男孩戏水的身影,他们从老柳树上跳下,游一圈,又爬上来,时而蛙泳、时而仰泳,倾洒着欢笑。涝池就是农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后来,农田灌溉体系完善了,冯家山渠从村前通过,还建起了抽水站、灌溉渠,通向田间地头;果树专业户在地头打了井,苹果园、桃园随时都能浇灌;几个养猪专业户还开上了小轿车;村办企业红红火火,村上小伙子、姑娘们进厂当起了蓝领;村上能人把加工厂办到了县上,家家户户盖起了砖瓦房,安上了抽水泵,用上了洗衣机、太阳能热水器。人们各忙各的,涝池慢慢被遗忘了,也没人维护了,就漏水,经常处于干枯状态;不知何时涝池被垃圾填满了,滋生蚊蝇,散发出恶臭,严重影响着村上的环境卫生。如今,村上将涝池改建成污水处理池,通过粗渗滤、细渗滤、沉淀等生态流程,对通过管渠收集的各家各户的生活污水进行处理,同时建起了垃圾台,使村里环境卫生状况大为改观。
 
  涝池陪伴过我的童年,也见证着我的梦想。这些年,村里建起了广场、篮球场,安装了乒乓球台、各类健身器材,绿化美化亮化了村庄,涝池也被改造利用,为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继续发挥作用,我为它重获新生而高兴!

上一篇:老街琐忆 (常红梅) [2016-08-08]

下一篇:记忆中的牛圈 (闫瑾) [2016-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