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音乐与绘画的交响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人类喜怒哀乐情绪的表现,是自我思想情感宣泄的产物。而境遇的不同,所致其宣泄的手段不同,故此,呈现出不同的生命价值元素。然而,这种元素的魅力在于它的无穷变化,犹如丰富的色彩和美妙的旋律。
 
  那一眼,令人费解的画作;那一眼,使人迷惑的曲调,或许会刹那间叩打我们的心扉,使之产生共鸣,令我们心驰神往,思绪绵绵。
 
  视觉与听觉,音乐与绘画,其倾吐的生命元素,正是我们人类情感不变的本质。
 
  当我们看到德拉克洛瓦的画作《自由引导人民》和徐悲鸿的《奔马图》,或许我们从中就会产生听觉,便会联想到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和玛奎纳的《西班牙斗牛士》,这种节奏促使人热血沸腾,奋勇向前,体现出顽强斗争的不屈精神。要是眼前浮现的是乔尔乔内的画作《沉睡的维纳斯》,通过其柔和的形体,流畅的线条,典雅的姿态,心头就会有舒适、安逸、恬静的旋律出现,像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之曲。这种音乐与绘画的和谐共鸣,形成了一种视觉与听觉的交融,达到了崇敬和高贵的精神愉悦。然而,当我们沉醉于古琴曲《高山》与《流水》时,令人欣喜若狂的是眼前竟会浮现出宋徽宗的《听琴图》和元代宫廷画家王振鹏所绘的《伯牙鼓琴图》。耳边响起班得瑞的《春野》,其舒缓恬淡,空灵缥缈的曲调,使我们联想到印象主义画派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和明代文徵明所绘的《兰亭修禊图》,这种近亲自然、表现自然的独特手法,将天人合一、世外桃源的境界塑造得十分完美。艺术是精神的世界,使人们仿佛置身于没有任何物质生机的神秘宇宙自然之中,这就如同旋律赋予了色彩,色彩呈现出节奏,是一种音乐与绘画艺术的完美交融。康定斯基更是将音乐观念嫁接到绘画中,他的作品《构成》,既包含着美术中“造型”的意义,又蕴藉着音乐中“作曲”的意思。他说:“色彩是键盘,注视着它的眼睛是和声,灵魂是有许多琴弦的钢琴,而艺术家则是为了使灵魂鸣响而弹奏着它的手。音乐中存在节奏与和声,在绘画中也要使色彩及形态富有韵律和均衡,聚焦于对和谐自然的表现以及对人的内在感情的揭示。”正如斯克里亚宾试图在乐谱中为每个音符赋予色彩,使照明的色彩随着音乐的流动而变化,他的《向着火焰》,在钢琴键盘中,随着时间的流动,从平静舒缓渐渐地变得愤怒激动,在奔向高潮咆哮之间,似乎将所有的事物都抛弃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如同康定斯基的画作《末日审判》和八大山人的《枯木来禽图》一样,那画面真叫人不知所云,难以置信;使人神情紧张,思绪迷茫。
 
  曼妙的音乐,玄妙的画面,不仅浸透着我们人类内心激烈复杂的情感,而且能给予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细细聆听音符,慢慢鉴赏画作,它们会告诉你,什么是爱,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梦想,什么是现实……
 
  毋庸置疑,音符与色彩是无需用过多的语言去赘述,或许艺术作品对大多数人而言,是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事物,但即使语言不通,我想人们对于美的感受力却是相同的。正如贝多芬所说:“音乐就是你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而那些恍如梦境、瞬间永恒的音符与画面,终将会在我们心中传播弥散着魅力、热情、虔诚、敬畏,激发起我们的想象,净化着我们的心灵。

上一篇:水 席 [2016-08-19]

下一篇:住在荷花的风姿绰约里 [2016-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