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吴中二题 (叶梓)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易经·系辞下》载:“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这也就是说,作为原始社会中最早的挖土农具,耒与耜起初都是木头做的,而且是两种不同的农具。后来,随着耒、耜的不断普及,逐渐成为农具的代名词,以至于现在一提及耒耜,就知道是农具的总称。为什么这样称谓,因为耒耜听起来挺雅致的,所以,耒耜之用在文学作品里居多。
 
  但是,耒耜一词,在陆龟蒙的《耒耜经》里,是专指犁的。也许,这是一位诗人的首创吧。他在《耒耜经》的开头,首先解释“耒耜”的含义:“耒耜”是农书中的用语,是“学名”,人民群众习惯上把“耒耜”叫作“犁”,这也就是说,在《耒耜经》中,“耒耜”者,“犁”也。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册《耒耜经》,实为犁之经也。
 
  其实,这只是一篇并不长的文章。
 
  《耒耜经》连序文包括在内,只有 633字,但它是中国有史以来独一无二的一本古农具专志,而且写得层次分明、条理清晰。《耒耜经》里,陆龟蒙详细记述了我国犁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曲辕犁的 11个部件以及它们之间的各种关系,从而成为研究古代耕犁最可靠的文献。除此之外,《耒耜经》中还对耙、碌碡等农具略有描述。据说,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农业博物馆,依《耒耜经》的原文复制了曲辕犁以供展览陈列。这两家博物馆我都没去过,所以没见过。
 
  一个大文人,干吗要给一种农具写“经”立传呢?
 
  农业文明独占鳌头的古代中国,稼穑农耕是大事,无论高官富贾还是黎民百姓,都对农具充满敬意。在陆龟蒙看来,如果一个人只会吃饭睡觉而不了解庄稼种植、不知
 
  如何使用农具,就等于不懂人生的真谛与意义。不仅如此,他还提倡向农民学习农业知识和淳朴的生活作风。作为当时的上层知识分子,陆龟蒙能有如此先进的思想,是十分可贵的。而且,他不但这样说,还在晚年隐居甫里时躬身参加农业劳动,考察研究农具,撰成专论,传与后人。
 
  这是让人多么向往的晴耕雨读的生活啊。
 
  《耒耜经》问世后,先收入《笠泽丛书》,后又收入《甫里文集》,并得到了一致好评。《四库全书提要》夸赞《耒耜经》“叙述古雅,其词有足观者”。及至元代,有人将《耒耜经》与《氾胜之书》《牛宫辞》相提并论,誉为“农家三宝”。就连英国的中国科技史专家白馥兰都这样夸赞,“《耒耜经》是一本成为中国农学著作中里程碑式的著作,欧洲一直到这本书出现六个世纪后才有类似著作。”
 
  在我看来,陆龟蒙撰写《耒耜经》,是一个内心澄明的诗人对古代农业文明的深情遥望,他甚至是想借助一把形而下的犁,在中国大地犁出一朵富足、质朴的精神之花。
 
  花蕾上,摇曳着古典与历史的光芒。孩儿莲
 
  刚过清明,雕花大楼的孩儿莲,就开了。
 
  跑去看,孩儿莲身似蛟龙,腾空般盘旋而上,遒劲古朴。一朵朵只有指甲般大小的花,宛似倒挂水中的莲花,色泽鲜嫩得像是婴儿的脸庞。这大抵是园艺界取名“孩儿莲”的原因吧。其实,这是我第二次见了。第一次见孩儿莲,是几年前去雕花大楼,碰巧孩儿莲也开了,算是意外之喜,我在《手稿的东山》里已经谈到了。这一次特意跑来看,仿佛一场风流蕴藉的老友重逢,有情有义。
 
  孩儿莲,属八角科,又称红茴香,最早种植于印度寺庙内,引进中国后在云南等地种植,可缘何又远走他乡来到江南呢?《太湖备考》对此记载得十分详细:“孩儿莲,木似桂,花如棋子大,色状与莲花同,花不香,采其叶嗅之辛芳如茴,吴中向无此种,清顺治间东山翁汉津为云南河西(今玉溪)县令,携归后为席氏所有,珍为奇品。然第花不结子,根无萌芽,欲传其种不可得,好事者以过枝法分之,今有一二十本,而滇来之初树亦萎矣。”
 
  但我在东山一带听到的逸闻是,三百年前,雕花大楼的楼主金锡之造园之际,颇懂风雅的姻亲以孩儿莲相赠——不知此事是否属实。我以为,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儿女成亲,以花赠之,一定是风雅之人。不过,孩儿莲移居江南后,略有变化:早在云南,它既开花又结果,而迁居东山雕花大楼后,只开花不结果。不过,孩儿莲的果实不可食,亦无用,此可谓“去其弊而取其利”。
 
  其实,在苏州,孩儿莲并非东山独有。
 
  清代学者顾震涛在《吴门表隐》里对翁汉津携孩儿莲归乡一事的记述是,“孩儿莲,树大叶浓,花厚色红,专治血症,一在百狮子桥赵氏宅内,一在东洞庭山,翁汉津分植吴中,仅此二株”。后来,据有人考证,赵氏老宅的孩儿莲被盆景大家周瘦鹃从原湖南道州书法大家何绍基裔孙处买下,再后来,周家花园所在街坊恰逢改造,老宅地下水排泄不畅,积水成患,树根长年浸泡水中,以致孩儿莲不幸枯萎。
 
  这则轶事,我在周瘦鹃的文集里没有读到。
 
  不过,现在的留园有孩儿莲。据说,这是留园一位姓颜的园艺师以雕花楼孩儿莲的基因成功培育的。可惜我未及一见。如果此事是真,那应该是雕花大楼孩儿莲的下一代了。
 
  奇诡的是,据说云南一带的孩儿莲,已近绝迹。

上一篇:让时间说话 (吴克敬) [2016-08-26]

下一篇:傍晚的故乡 [2016-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