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陈忠实传 (邢小利)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这个院落,历经时代的变迁,在原格局的基础上或拆或盖,已不那么整齐了,有门窗敞亮的高大正房,也有低矮简易的青灰平房,这里凸出来,那里凹进去,与普通居民的大杂院差不多。院里有个东跨院,青砖铺地,老树葱郁,一排坐南朝北的老式平房古色古香,《陕西文艺》就在这个小跨院里办公。《陕西文艺》编辑部人员大多数是原《延河》的班底。主编王丕祥,副主编贺鸿钧、王绳武,编辑部主任董得理,副主任杨韦昕,小说散文组组长路萌,副组长高彬,诗歌组组长杨进宝,评论组组长陈贤仲。
 
  1972年冬天,西安市的工人业余作者徐剑铭把陈忠实的一篇散文推荐给正在筹办《陕西文艺》的路萌和董得理。次年 7月,在《陕西文艺》1973年第一期亦即创刊号上发表,陈忠实由此跨进了陕西最高级别文学杂志的门槛,从而也进入了全省和全国的文学视野。
 
  1971年“九一三”事件之后,到了 1972年,党的文艺政策有所调整,文艺界开始恢复文艺机构和文艺创作。上海当时是中国文化和思想爆发新火花的重镇,文艺上也领先一步。 1973年 5月,上海文艺丛刊第一辑《朝霞》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74年 4月,《朝霞》丛刊第一辑《青春颂》出版。《朝霞》杂志 1974年 1月20日出刊。这个时期的文学写作也有所恢复,但是作者基本上都是新人,称为“工农兵作者”。老作家不写或不能写了。以陕西为例,郑伯奇这样的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影响较大的作家新中国成立后就基本上不写作了,柳青、王汶石这样的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红极一时、影响很大的作家也不写了,杜鹏程还没有被平反。但是文学要恢复,要有新人和新作品,与时代文化氛围相适应,“工农兵业余作者”就应运而生。“工农兵业余作者”中有的人从此步上文学之路,甚至成为后来中国文学的中坚。这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重要的现象。前无古人,也许后无来者。
 
  1972年,陈忠实所在的西安郊区,由文化馆召集本区内的业余文学作者开会,大家热情很高,创办了一份自编自印的内部文学刊物《郊区文艺》。创刊号在 1972年出版,陈忠实的一篇散文《水库情深》刊登其上。这一年下半年的一天,陈忠实收到徐剑铭的一封信。徐剑铭在信中说,他刚刚参加过一个重要会议,中国作家协会西安分会原来被下放到农村的作家和编辑又回来了,被砸烂的作家协会要恢复工作了,只是不能再用“文革”前的旧称,改成了“陕西省文艺创作研究室”;同时,《延河》也即将复刊,但是为了与当年的“文艺黑线”决裂,也不能用旧名,改名为《陕西文艺》。他参加的这个重要会议,就是省文艺创作研究室和《陕西文艺》共同召开的,与会者都是西安地区的一些工农兵业余作者。会议让与会者向新的编辑部推荐各自认识的业余作者。徐剑铭说,新刊物需要作品,那些声名赫赫的老作家有的虽然从流放地回来,但思想改造的过程还很长,有的未被“解放”,有的虽被“解放”了,但仍心存余悸,无法进入创作,能否重新发表作品一时还很难说,这样,工农兵业余作者就备受重视,刊物主要靠他们写稿,业余的“工农兵”作者一下子成了香饽饽,极受器重。《陕西文艺》希望大家给刊物写稿,并推荐工人农民解放军 (工农兵 )新作者。徐剑铭在“文革”前已是西安地区卓有影响的工人诗人。徐剑铭向董得理、路萌等编辑推荐了陈忠实,董、路两人此时均表示对陈忠实还毫不知晓。徐剑铭同时推荐了陈忠实刊登在《郊区文艺》上的散文《水库情深》,徐剑铭把这篇散文剪贴好送到了编辑部。陈忠实对此极为感动,感动这种文友间真诚而无私的帮助。
 
  时隔不久,陈忠实接到《陕西文艺》编辑部的一封信,里边装着他的散文《水库情深》,这是发在《郊区文艺》上的剪贴样稿,在样稿的边角上,编辑用红笔作了很多修改和勾画,样稿呈现出一片红色。陈忠实当时刚刚从村子里下乡回到公社机关,看了附信,得知此稿将在《陕西文艺》创刊号发表,兴奋异常,下乡一天的劳累烟飞云散了,饥肠辘辘的感觉消失了,居然情绪慌乱,无法静下心坐下来阅读修改的文字。直到吃过晚饭,他才静下心来,把自己的作品再读一遍,而对编辑那些以红笔修改过的字句,更是细细琢磨,反复推敲,以求获得启示,同时他也把自己的散文再行打磨,进一步完善。
 
  两三天后,陈忠实借到郊区开会进城之机,顺便到《陕西文艺》编辑部送去他的修改稿。他兴奋而又有些惶恐地走进东木头市文创室的院子,问到一间屋子,见了董得理和路萌。董得理和他说了几句诚恳的见面话之后离开了,路萌和他谈稿子。陈忠实这时才得知,用红笔修改他散文的人,正是当面坐着的这个名叫路萌的编辑。陈忠实感觉路萌很客气,很和悦,很谦逊,文质彬彬又热情洋溢,总之,印象好极了。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陈忠实的语文老师曾把他的一篇作文亲自抄写并投寄给《延河》,后来音信全无,此后许多年,陈忠实在他的业余文学创作操练和投稿过程中,一直对《延河》怀着一种敬畏的心理 ,  从来没有敢给《延河》投寄一篇稿子。陈忠实事后回忆说:“在我的感觉里,说文雅点,《延河》是全国大作家们展示风采的舞台;说粗俗点,那门槛太高了。”此时此刻,陈忠实最深切的感觉是:我终于进了早就仰慕着的这个高门槛了。(连载 23)

上一篇:湖畔夜语 (吕 恭) [2016-08-29]

下一篇:老井 (景国强) [2016-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