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眉县嘉庆七年碑逸事 (杨烨琼)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眉县金渠镇水厂大门外的围墙上,镶砌着一块石碑,这就是立于清嘉庆七年( 1802年)的《金渠镇食水碑记》碑。碑上个别文字虽已因风雨侵蚀不可辨识,但细读之下,碑文的记述,会将我们的目光引向历史隧道的深处。
 
  在距今 2600多年的春秋时期,卫国人宁戚(后在齐桓公时任齐国大司田)“侨居于秦”,见宁曲一带坡塬上因土厚沙深,不能凿井汲水,百姓食水艰难,于是设计方案,在距赤谷口 2公里处垒石围堰,沿谷西的山坡移石迁土,利用地势落差,将水引向金(金渠)宁(宁曲)坡塬之上。
 
  一溪清流,滋润着金宁坡塬上人们渴盼的心。虽然当时以至后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因为人力等因素所限使得渠窄水小,但此渠却解决了人们的生活之忧。有感于宁戚造福一方百姓,人们便将当年宁戚侨居之地称为“宁曲”,并将宁戚所修引水之渠称为“宁戚渠”以志纪念,后世也代代享用此渠之利。
 
  宁戚渠对滋润一方之利,起了很大作用。但因当时及后世历朝的生产条件、围堰以及引水渠一直比较简陋,加之赤谷汛期大水肆虐,围堰及环坡引水之渠常常遭到损毁。在保留下来、今日依然可见的渠首摩崖石上,斑斑刻记着,从明成化二年( 1466年)到清康熙、道光年间,以及民国十六年等历史时期,仅对此渠遭毁灭性损毁后的大型重建维修就有七次之多,大部分记述着“邑宰”“亲率”“金渠十三村重修”等字样。从中可见,这条造福金宁坡塬的清流可谓多灾多难,也足见其对于当地人的重要。
 
  出赤谷由南流向北的宁戚渠是宁曲以南沿渠地区用水的主要依靠,因而,随着此区域人口的不断增加和耕地的扩大,因用水而争执、械斗的事情时有发生。在金、明、清代时期,多有部分人专享用水而使众人涸旱之事,故历朝多有民众告发。鉴于此渠对金宁塬上人们的重要,每一次“督抚道按诸大人无不执法以惩戒之”。金渠无量神庙中的隆庆元年
 
  ( 1567年)碑对这些事情的记载是“斑斑可考”;隆庆之后,渐“水微渠雍”,水量严重不足,争执更是不断。
 
  到了清康熙七年( 1668年),时任眉令梅遇“上体爱养之仁,下勤德政之施”,见“渠水寡少、争水不断”,即“督众鸠工,率十三村之众,筑岸砌石”,疏引赤谷水北经金渠,下注于宁曲。县令梅遇于康熙八年( 1669年)竖碑,详记成规,规定:因渠小水细,故而规定沿渠人等“只许人食,不许灌田”。
 
  其后又有邑令张公于雍正年间多次维修堤堰、疏通渠道,其劳作之功,润及后人。
 
  在历次大型维修疏通时,最劳民、最耗财的是修复损毁的架于夜叉沟上的渡水桥,但每次终归功成,造福金宁坡塬上的人们。百姓欢呼,官员喜庆。
 
  谁料,到了嘉庆年间,宁曲村监生付清杰、乡约付魁君、村民李志文等却“白重水利,强霸肆横”,他们多年沿渠植蓄禾树,设障专水,得水之专利。此后,他们愈加肆横,嘉庆六年( 1801年)夏天,竟然不顾上游金渠十多村的人干旱无水、食水无着,公然违规引水灌田。
 
  看到这种情况,金渠镇经理水利的生员李翰墨、廪生陈惠迪等于嘉庆六年农历六月既望日(十六日)呈状县府控告。眉县正堂(县令)吕朝选接到呈状,即“亲履勘验,备知详田”,看到渠两边所蓄植的禾树杂枝障碍、丛绵横生。对如此“无功霸水行己害人”的事情,吕县令非常气愤,立即命令将渠边禾树杂枝等障碍全部斩伐入官,并对几名肆横霸水的头目升堂问讯,当堂断令“上足而下用,宁曲村不得强霸金镇食水以灌田园”;并规定:维修渡水的“桥费渠工亦宜照邑口均出,无行抗违”。如此一来,便使得“劳逸均而利害一,天理合而人心平”。此后,经过依规治理,宁戚渠畔日渐祥和。
 
  到了第二年,即嘉庆七年,在夏季用水高峰到来之前,为声明用水制度,以求“永久以息争端”,县令吕朝选即将宁戚渠之来历、维修之艰、嘉庆六年断水之令之规等作记撰文,名为《金渠镇食水碑记》,由郡廪生员王采辑书丹,于农历四月吉日勒石以志,以示规矩。
 
  如今,宁戚渠已经在上世纪70年代重新浚修,渠宽水丰,泽润一方,金宁坡塬上人喜地丰。重新加固、修葺一新的古堰古渠依然清流欢畅,给当地人们送去了心头的滋润和田野的欢歌。
 
  如今,只有这方保护起来的《金渠镇食水碑记》碑和赤谷口留存下来的摩崖刻字石,向人们展示着 200多年前以至更久远时金宁坡塬上人们生活的艰辛和一代又一代人的奋争。
 
  回首先辈的来路,让我们倍加珍惜如今这有序、和谐的幸福生活!

上一篇:都是因为爱 (张溢) [2016-09-06]

下一篇:史话崔木古镇 [2016-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