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白 露 (文雪梅)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夏的千般美好在心中,但是秋的万般美丽同样让人无法抵挡,一并在眼前肆意蔓延。一转眼,已近白露时节。
 
  白露,九月的头一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八月节,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白露至,天气渐转凉,人们会在清晨发现地面和草叶上有许多露珠,这是夜晚水汽凝结在上面而成,故曰白露。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我总认为,白露这个名字是富有诗意的,总让人浮想联翩。她似乎是从《诗经》中深情款款走出的一名女子,清雅、静美、恬淡,让人骨子里生出无端的怜惜。露从今夜白,月从秋夜明。白露穿过夏风,奏响秋的序曲,带着禅意来到人间,别有一番意韵,就像雪小禅写的那样:“人生不经过白露怎么可以呢?定要有那些脆弱、不堪、敏感、来不及、泪湿衣衫、无人可诉……才有回头的刹那,那人在灯火阑珊处站看,一直等你。”
 
  白露是一个成熟而内敛的节气,此时,褪去了夏的喧嚣和聒噪,寂寥翩然至。清晨开窗,一股湿润、薄凉的气息迎面扑来,一切都回归了淡定。阳光也变得矜持起来,柔美、温和,清风卷珠帘,拂墙花影间。田野里,秋风十里,草木生香,静静凝视,草尖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惹人欢喜。园里的苹果、葡萄、梨已经熟透了,鲜果飘香,硕果累累。白菜、辣椒、萝卜,白的、红的、绿的,世界一下子变得五彩斑斓,丰收在望。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日渐金黄的玉米棒子,过不了多日,家家户户的屋檐下便会堆满玉米棒,展示着秋的丰盈。满架秋风扁豆花,那紫色的花缠绕其间,蜂蝶嗡嗡嘤嘤,翩跹起舞,忙不迭地赶赴一年中最后一场盛会。
 
  “白露种高山,寒露种河边,坝里霜降点。”说到农事,白露一过,山上已经开始播种麦子了。记忆中,家乡人种麦时,先要腾地,将地里的高粱、豆子等全部收回家,把整个田地清理干净了,农人们才赶着老牛,扛上犁,携带麦种,径直朝地里走去。老牛属于慢性子,不紧不慢走起来,犁铧被土壤擦得锃亮无比,秋阳照在弧形的犁铧上,闪着耀眼的光芒。撒种子是女人的事情,她们提着篮子,一手抓起篮中的麦种,挥舞着手臂,来来回回有序地丈量着田地;随之,麦种自然就撒在地里了。种上麦子的田地,就像农人们亲自完成的一件作品,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又让人充满无限希望。
 
  白露时节,也许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会不期而至。她时而轻轻挥舞着薄如蝉翼的衣袖,温柔细腻地触摸着秋的大地;时而踏着轻快的节拍款款而降,热情妩媚,滋润着生命,一点点把日子拽向深处。
 
  轻轻翻阅日历,白露过后就是中秋节了。好个多事之秋,隔着光阴,将秋天月圆的相思写满。
 
  白露至,秋天来。从此,日子开始变得云淡风轻,月明星朗。怀着一颗恬淡的心,接纳并珍惜季节给予我们的那些能改变的或不能改变的馈赠,学会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不辜负一世韶光。

上一篇:千阳八打棍 (张惠生) [2016-09-06]

下一篇:一束小白花 (吕 恭) [2016-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