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知青过中秋 (董德民)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975年 4月,我们响应党的号召,戴红花、坐卡车,来到眉县金渠公社范家寨大队插队,社员们称我们为“知青娃娃”。转眼到了 1977年,“每逢佳节倍思亲”,前两年中秋节每个知青都回家,可今年怎么回,回去带什么,让大家犯愁。在上世纪 70年代中期,国家政治、经济秩序正在恢复,城市供应什么都按定量,农村生活也不富裕,每年都要吃返销粮,加之交通不便,知青囊中羞涩,因此回家过中秋是当时的奢望。
 
  中秋怎么过,大家其实很迷茫,可几个月没见过肉、几个月断油的日子,让大家最想解决肚子的“油水”和吃饱饭问题。当时我们只有十六七岁,放到农村自己“打磨子”,把麦子磨成面粉,把玉米磨成面、旋成糁子;由于缺乏计划,造成麦子下来吃麦子,玉米下来吃粗粮,过年才给每人分一两斤肉,油每人分几两,因此吃好是大家最大的奢望。吃菜靠自己,我们队上种了一块萝卜地,大家平时面对粗粮实在吃不下饭了,便去拔点萝卜回来切丝,撒点盐,拌点干辣面,就着饭吃下去。社员都不敢拔,知青拔了,社员都睁只眼闭只眼;队长和社员对我们很厚道,只要我们想去谁家吃饭,社员没有谁说不欢迎,可大家都困难,我们怎好意思常去白吃人家饭?
 
  到了中秋这天,不知谁得到消息,三队知青组队上给发了一斤菜油,要做月饼。大家立刻兴奋起来,可又一想,三队 7名知青,我们去了够吃吗?最后我们几个男知青在“月饼”的强大诱惑下,中午一收工便赶往三队。三队知青组是一个独院,两男五女,组长年长我们两三岁,为人厚道,吃苦耐劳。我们刚进院子,他们先是一愣,接着便热情招呼我们。知青下乡“有福同享”,大家都是同学,在校时男女同学还不说话,但到了农村分到一起,便亲如一家人了。
 
  我们的到来,让准备的原料有些不够了,三队知青立即去大队小卖部再买半斤红糖。女同学翻箱倒柜,把珍藏的核桃、花生等坚果贡献出来,大家便忙活开了。组长王梅大姐动手制作,大家闻着菜油味便流口水。她用油、水和面,把坚果捣碎,加上糖和烫过的玉米面做馅。大家去社员家借了个模子,做出的月饼很好看;烙月饼时,由于烧的柴火,烟大房子小,大家便聚在灶房外面兴高采烈地议论着。闻着油烙饼散发的香味,大家真的陶醉了,忘记了烦恼,像过年一样,每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现在想来,那时大家还很天真,有点吃的便不知愁滋味了。
 
  这段经历成为大家宝贵的精神财富,很多人后来当工人、参军、当干部都很优秀,大家保持着这种吃苦耐劳、不怕困难的优秀品质,争做生活中的强者。

上一篇:一束小白花 (吕 恭) [2016-09-09]

下一篇:中秋的思念 (常红梅) [2016-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