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中秋望月 (泼墨)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也许是思乡的缘故,面对中秋夜的满月,心中莫名地浮现出许多场景:三五之夜的静寂,白如永昼的诧异,祭月的神秘,奔月的传奇……
 
  回想幼小情怀,少了幻想,多了敬畏。当遥不可及的满月变成盘中的餐点,这滋味就如文字似的咀嚼出墨香竹韵。篆刻的晦涩,行书的不羁,把九曲连环的歌咏挂在天上,让上天揽月的诘问播进土里,婵娟成为千古如一的吟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再忆青春华年,少了敬畏,多了遥寄。似乎那月中树、月中影、月中的玉兔都通了灵性,孤独的日子月儿成了寄托。想那舍弃一切的飞奔,宛若铺就的一条天路:少了人间的飞短流长,少了世俗的家长里短,多了海枯石烂的豪迈,多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勇敢,飞奔的姿态成全情的皈依。
 
  直抒中年胸臆,少了遥寄,多了怅然。关注的目光穿过夜的清辉,让沉静回转在自己身边,那份遥寄虚脱了,真实是岁月的容颜。再长久的寄托终究经不起流逝的浸泡,再丰满的圆月同样抵不住消瘦的盘剥,思念自古寄明月,痴情如缕心海生。面对饱满、面对皎洁、面对人间万众抬头看的高不可攀,想起了憔悴损、云中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不管是杯中月、水中月、天上月、心中月,月在心则日日三五常驻,心无月亦夜夜玉盘空盛。完整不是人生唯一的风景,风景如画那是多娇的江山。圆缺是难以抗拒的生息状态,风起兮朗月如炬,浮沉烟影奈我何?
 
  抚琴而歌,踏歌而行,让眼中景珍藏于心吧,邀月对影,独享两处相思、一地月明……

上一篇:中秋的思念 (常红梅) [2016-09-14]

下一篇:我从廊桥走过 (赵莉渭) [2016-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