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向往西山 (赵莉渭)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西山,对于自小在宝鸡城市长大,又没有下过乡的我来说,那就是一个贫穷的代名词。父母等长辈自小教育我们时,总会说:“你们够幸福的了,你看西山的农民,穷的经常是一家人就一床被,有的甚至是就一条裤子。”这话在我们耳边响了不知多少遍。很多知青朋友也给我们说,到农民家串门,大姑娘不下炕,因为没有裤子穿。还有一些记者朋友早些年常给西山的农民朋友捐款捐物,甚至把最好的呢子大衣都捐赠出去,这些真是让我不能相信不能想象又不得不信,不能不印象深刻。所以一直以来就想有机会去西山看一看,也想去为西山做点什么,可惜始终没有机会去。
 
  今年10月28日,终于有幸随我们市杂文散文家协会的十几位老师一起来到西山,真是又新奇又兴奋。尽管之前已有不少人给我说过西山现在与以往有极大的不同,但我真的没往心里去过。看见秋日连绵起伏的大山,霜叶流丹,层林尽染,天高云淡,色彩斑斓,空气中特有的草木的芬芳轻轻沁入肺腑,就觉得美得不得了,根本无法和曾经的贫穷和落后相联系,完全忘了此行是去看什么。
 
  宝鸡的西部山区,川道狭窄,海拔高,相对高差大,光热偏少,日照、无霜期时间短,降水量少且分布不均,霜冻、冰雹、暴雨、干旱等自然灾害频繁。但市委、市政府从2005年的一个《关于加快西部山区扶   贫开发工作的决定》开始,经过几年的努力,累计完成各类项目投资16.65亿元,8.78万人脱贫,2012年农民纯收入达5867元是05年的4.4倍。
 
  我们先是参观了坪头镇坪头村昌鑫养殖场的鸡场和猪场,及安坪移民新村、和坪头镇初级中学九年制寄宿制学校,又去了拓石镇万隆生态  养殖基地和养殖加工车间,还去了南山村移民集中安置点参观。与以往的任何一次山中游玩不同,我们完全被 “突破西山战略”几个重大举措和已经获得的巨大成果,还有美丽的未来前景所吸引和震撼。
 
  首先吸引我眼球的是接待我们的建委同志和各个村的主任导们,清一色的都是年轻人,甚至80后。完全不是穿着粗布衫子的农村干部形  象,而是是一种全新的城市化的现代人模样。安坪村的村主任虽是位五十多岁的女同志,但穿着精干年轻:林光村的副主任也是位女同志,年纪只有三十出头,精神焕发:万隆生态养殖公司的李化龙,年纪不超过四十,思维超前、精力充沛:建委办公室的主任和副主任也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办事周全充满活力。坪头镇接待我们的小洪刚刚三十,师范大学毕业,当过老师,大学生村官,又被招聘当干部。他们虽然出身  背景各不相同,但各个都朝气蓬勃,热爱事业,整天奔波在西部的大山的各个村镇中,乐此不疲地完成自己的使命,讲起自己的山村和未来,各个津津乐道,如数家珍。
 
  还有,我们见到的新型的移民村的房屋,甚至比我们城市的普通住房设施都要好,学生的学习条件和环境  也比城市强很多,平均一个老师管八九个学生,家长不仅不用掏学费,国家还有补贴学生的“蛋奶工程”。这和目前很多大城市幼儿园孩子都要交十几万建校赞助费相比,农村的孩子的家长负担要轻多少倍。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改革发展措施,但每次都是把农村的改革放在首位,农民问题始终是首要问题,尽管所有的改革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伴随着新的问题不断地出现,还需要继续探索和寻找新路子,但不能不说农村的改革还是成功的,农民的生活水平普遍得到了很大提升。
 
  以前只在报纸上留意到大学生村官的种种,一直心存许多疑惑,今天亲眼见到典型的城市小伙小洪在山区工作安家,而且工作得有声有色,真不知是他内心的情愿还是严酷就业压力下想出的新路子,抑或有着什么政治背景而走上仕途的康庄大道?反正他显然已经适应了这里的一切,过得充实而自信。尤其周末自己再开车回到城市家的这种生活,让我觉得既富于理想又很现实,不能不说这给许多城市孩子引领了一条就业的新路。小洪还给我们介绍说,安坪村已有一对城市工厂里退休的夫妇租住在这里,尽情享受山里的田园生活。这让我既相信,又不敢相信,难道我们一直以来特别向往的有一天能够隐居山林,过上世外桃源般生活的梦想,有人已经真真正正地实现了它?而且就在西山,就在曾经贫困得一塌糊涂的地方?
 
  我又回头仔细看了看这地方,这是一个新的移民村,同全国许许多多的农村一样,尽管村村都是空巢村,只有老人孩子,而孩子们又都上了寄宿学校,老人又大多待在屋里,到处都显得多少有点冷清。但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喘息太久的人们,谁又不向往这样一个地方呢?干净整洁的街道,花团锦簇的街心公园,四面的青山,潺潺的流水,新鲜的各种果蔬和山区特有的无公害农产品,对于在如蚁的人潮中打拼太久的人们,来到这里享受一下清净无为的日子,在村村通公路的今天,已不再是奢望。
 
  农村人往城市走融入城市的生活中,而城市人却往农村走,这显然已成事实和趋势。全村80%的青壮年都在城市打工,而且有相当多  的年青一代,都有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们在城市立足早已不是什么问题,农转非早已变成易事,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到这里生活。而城市像那对夫妇一样向往田园生活的中老年人喜欢到农村生活的,亦不在少数。还有更多像小洪这样的年青一代大学生,又完全有可能在农村的这片土地上大展宏图、有所作为,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想到的。
 
  西山的领导团队面对缺少人气的村落,他们想尽办法招商引资发展观光农业,采摘农业,旅游农业,甚至用修铁路打隧道挖出来的土生生垫出一个移民新村的业绩,让我看到的不仅仅是西山的现在,而是西山的希望和未来。新一代的农村领导者,正在党的富民政策引领下,用一种全新的理念,全新的现代方式为山区的变化做着贡献。我们也殷殷地期盼着,不久的将来一定我们也许对西山不仅仅是向往而是会渐渐更加融入其中,离不开她提供给我们有机食品,离不开那一个个美丽的小村落,我想这也正是有远见的西山人所期盼的吧。

上一篇:我从廊桥走过 (赵莉渭) [2016-09-20]

下一篇:感悟青峰峡 (赵莉渭) [2016-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