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滨晨曲 (赵莉渭)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生平偏爱荷花,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格,一直是学摄影拍摄的主要对象。前年,一位资深的摄影老师说,要想拍出有意境的荷花,儿童公园里最好。
 
  沿着市区渭河北岸的河堤一直朝西,接近福临堡地段,一座高高的抗洪纪念碑巍然树立。这是市政府为纪念1954年8月17日宝鸡人民抗击迄今宝鸡最大的一场洪水而建的。纪念碑下,一个幽静的小公园呈现在面前,这就是儿童公园。甫下河提,弯曲的小路,绿色的草坪,一池茂盛繁密的荷花已在眼前。继续前行,跨过弯弯的水泥石拱桥,往北一看,盈盈碧水间,稀疏有致地挺立着几株莲花,叶儿肥大茂盛,茎儿坚硬挺拔,花儿稀少独立,色彩鲜艳,夺人眼球。确实,周围没有杂物干扰,举相机要拍时,才发现,满池的红黄锦鲤畅游其间,好不热闹,要不是花池太窄,稍不注意容易将对面池边的倒影拍上,这里还真是能拍出画面简洁而又活泛的荷花作品的地方。
 
  从此,因荷花为媒,我就与儿童公园结下了不解之缘。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事每天都要经过这里。夏日的清晨,路边的花儿渐渐退去,满眼尽皆盈盈绿色,穿着橘黄色环卫服的清洁工们,已经早早地就来到这里打扫。我只抓拍了几张迟开的极不引人注意的漏斗花,还有几朵晨光下叫不上名字的黄色花儿。他们和这里的清洁工一样,默默地绽放着自己独有的异彩。但这里的小树已经长高了,遮天蔽日地覆盖着弯弯曲曲的小径,让人感到十分的阴凉舒爽。
 
  此时的儿童公园,晨练的老人、童稚,忙碌的公园管理人员,一起活跃起来,宛如一个庞大的乐队,奏响了一支优美的晨曲。
 
  公园的南边是一个小小的健身中心,几个健身器材上面每天早上都是晨练的老人们,他们迎着早上初生的太阳,大汗淋漓地练着,互相问着:你练了多少圈,他练了多少下,并大声地交流着体会,从他们身边走过,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体里散发出的腾腾热气,这些都是我们平时都缺乏的精神呀。北边儿童泳池平平的池底积着一小洼水,却倒映着岸上一群跳健身舞的中老年人,他们身轻体健,舞姿蹁跹,音乐声不绝于耳,晨光多情地洒在他们不知疲倦的身上。
 
  东边,有一个小小的石头广场,一个矮矮的小石堆旁,一群孩子在老人带领下在这里玩耍。他们拿着玩沙子的铲子和小桶,神情专注认真,要不了多久总会有几个小朋友为争东西而吵闹起来,然后远远地坐在树下的大人们再去调解,那个细水泥制作的小石龟,早已被孩子们骑得油光锃亮,但孩子们就是喜欢乐此不疲地骑着。路边几个坐着轮椅的老人痴痴地看着乐着,说什么也不让家人把他们推开。清晨的阳光透过树缝洒下斑驳的树影,落在每个老人孩子的身上,他们都在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宁静和安详。
 
  西边,扯着风帆的凉棚底下,有三个年轻人每天都会迎着晨光在这里读书。这里人少安静,又有石桌凳可放书本。一个是身材修长梳着马尾辯的少女低声羞涩地对我说,她在备考公务员,自己已经工作了,但还是想去试试,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又没失去什么。是啊,努力了,就不会后悔。我从心里给她竖起大拇指,然后悄悄离开,晨光美好而短暂,不忍心耽误她时间。一个身材瘦小的小伙儿在看手机,我看不出他的年龄和身份,以为是一个游戏狂,但回身看他屏幕时,竞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忍不住问他看的什么,他抬起头告我,是获茅奖的小说,我说是格非的三部曲吗?他说:“是的,你也读过?”我点点头,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去读吧,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一个嘈杂的社会,文学依然神圣,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安静的书桌。再有就一个是厦门华侨大学的美女研究生在备考博士,本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字母,我说:“你好勤奋!”她说:“没有啦,我回家里已经很懒惰啦,人太舒服就会懈怠的,”我抬头望望蓝天,是的,天道酬勤,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自此,我走在这里,不再孤单,公园西侧的三个人扯满了希望的风帆,载着我不老的心一起远航。
 
  再次走上石拱桥时,只见日光透过桥边竹林,让我感觉满目的清爽,弯路的尽头是桥上的人影,走近时,是这里的主任在喂鱼。此刻上班的时间并没有到,他端个小盆,一把一把地把鱼食撒向桥下的远方,就见桥下的鱼儿,欢呼雀跃着游走抢食,一个挨一个赶来报到,主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咦,那个最大的黄锦鲤怎么还没来,你看,我钓的那条游过来了,嗯,好,还有一个黑家伙也没来,再等会儿。”我吃惊地看着他:“这些鱼你都认识?每天都要点卯吗?”“哈哈,是啊!天天喂,就熟了,”据说这里面最大的三条鱼是附近的居民从广州买回来,家里的鱼缸放不下,就送到这里来的,品种非常好,大家天天喂,天天看,已经觉不出鱼儿长大了多少,但却都记得鱼儿刚放进来时有多小。“那鱼儿也认识你了吧?你要有一天没来喂他们,他们会想你吗?”我这样说完,自己也觉得这问题太幼稚,但我相信鱼儿是有灵性的,我也真想天天来喂他们,让他们天天为我雀跃,为我起舞。
 
  猛一抬头,只见一群鸽子在头顶飞过,洁白无瑕,圣洁空灵。有人告诉我公园的西北角还有很大一块地方,总面积8万多平方米,各类乔木七千多株,灌木三十多万株,公园的大门和垃圾桶都是儿童喜爱的恐龙造型,各种儿童喜爱的游乐设施应有尽有。哦,不必了,清晨只在这里走一圈,心里已是满满的美好。随便一问,附近的居民都会自豪地说,我家就在公园附近啊。这种洋溢在每个人脸上的幸福感已经很打动我了。
 
  后来我又来到河堤边上的苗圃基地,走在长长的河堤上,视野极为广阔,我无法想象当年渭河从这里决堤时的惨状,只知道,修建渭河公园时,为防洪还修了3300立方米/秒的子堤,这些年子堤不仅一直发挥着他防洪的作用,还给河堤的美化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里是宝鸡“百里画廊”的最西端,河堤两岸的绿化早已是这项工程的一部分,儿童公园的美景自然也是宝鸡着力打造生态园林城市的一个重要成果,据说儿童公园的前身是园林苗圃,现在他们继续发挥着他们育林苗圃的长处,每年还承担着给市区提供30万株盆花的任务。他们不仅把自己的公园建造打理得清静美好,也为整个城市的美容做着一份重要的贡献。
 
  晨光下,我再次站在抗洪纪念碑下,遥望着远处河对岸的临渭阁,在心里按照“百里画廊”绛帐段,眉县段,蔡家坡段的美好精致,描画着未来“百里画廊”最西起点的宝鸡峡段的壮丽画卷,想象着和儿童公园的精致联成一片时,又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景。欣赏着眼前的一切,品味着沁人心肺的优美晨曲,心中荡漾起两个温暖的词汇:“幸福”!

上一篇:慢城太白漫步 (赵莉渭) [2016-09-20]

下一篇:“永生村”里寻踪“永生” (赵莉渭) [2016-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