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迷醉花海芳菲园 (提秀莲)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泰戈尔曾写道:“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我以为在紫薇、大丽花、月季、芙蓉葵、重瓣金鸡菊、波斯菊等花卉中,堪称不凋不败之花的是紫薇,妖冶如火的是月季,而能让人“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的便是凤县秦岭花谷中的芳菲园。
 
  芳菲园位于凤州镇白石铺村,占地百余亩,利用夹在 212省道和宝成铁路间的狭长乱石滩及铁路、公路护坡地修建而成,因一年有三季百花争艳而得名。
 
  园内最高处建有一座仿古羌楼,站在羌楼平台上环视,鸢尾依着白色矮木栅栏,像流苏裙边护围着园子。银杏、紫薇、海棠、碧桃这些高个子,是集体主义的领唱者,在高举一树树花红和翠绿的同时,对身下低矮的花草是慈爱和宽容的,它们共同努力给花草足够的空间和阳光。整个园子让人感觉是银杏将天空高高“撑起”,碧桃、紫薇、海棠则给花草搭起镂空的花顶,低矮的鲁冰花、芙蓉葵、重瓣金鸡菊、波斯菊、石兰、荫生鼠尾草等在树下明艳绽放,任性地编织一幅幅花毯。
 
  走进园内纵横交错的小径,我分明感到天空的碧蓝是被花树给温柔地擦亮的,淡淡的白云是在阵阵香风中向着浩远的天空舒卷铺展的。细观花树,紫薇树若为淡紫绽开,树下的芙蓉葵便呈雪白、大红、玫红之丽与之斗艳。树为翠绿之姿,树下或是红心菊盏,或是蓝色荫生鼠尾草与之惊艳映衬,让朴素的绿树在姹紫嫣红中随风领舞,让人迷醉。
 
  从南北走向看,芳菲园地形恰似一个不规则的拱脊。宽宽的脊梁为碧桃、紫薇、海棠混栽区;两边沟地和护坡由古色古香的小桥、曲折有致的步道连接。重瓣金鸡菊在坡地铺展熠熠生辉的金黄;高杆月季与藤蔓月季用硕大的花朵在洼地各领风骚;只有那高山报春开着白色、红紫色花朵,在碧桃林一侧孤芳自赏,用卑微的身躯绽放着高贵的灵魂。
 
  只要我来到园内,紫薇的钟爱、芙蓉葵的惺惺相惜、月季的亲情 , 总让我笨拙的笔灵动起来。每每来此,我都想复制这里一花一树、一草一石、一桥一榭,让许多的芳菲园不仅占领河山的荒芜,更要占领心灵的荒芜……

上一篇:石心诗意醉桃川 (陈宝平) [2016-09-22]

下一篇:危险的阅读 (路文彬) [2016-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