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做时间的朋友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拉住时间的手,做时间的朋友。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人之一生,谁能一直靠在父母的肩膀上讨生活呢?尽管孔老夫子说了“父母在,不远游”。其实父母对子女的教育,都是希望子女学有成就,走四方,闯天下。而子女们也是,翅膀长硬了,就要扶风而去,南北走,东西闯,不混出个人样来,就难“回江东”见父老的面。中华文化的历史经验,像座严酷的大山,就搭建在我们的面前,衣锦可以还乡,而潦倒时就只作兴云游了。
 
  怎么办呢?回乡的心不死,云游的路就必须走,只是必须拉着时间的手,以时间为朋友,才可能得以衣锦之荣,享还乡之乐。也就是说,朋友千千万,不外乎酒肉二字,正如俗语所言,“非酒肉,不朋友;非米面,不夫妻”,才子佳人也罢,英雄豪杰也罢,今夜可能花前月下,明晨却劳燕分飞,昨天山盟海誓,隔天仇渊恨海,真是不好说呢。唯有时间,才是最为靠得住的朋友,你哪怕给时间两记耳光,踢时间两脚,回过头来,对时间微微一笑,时间还是会不计前嫌地交你这个朋友的。
 
  做了时间的朋友,就必须认真对待时间。
 
  那么,时间在哪儿呢?
 
  我说过了,时间在自己的身体上,在自己的胸襟中,在自己的情怀里。时间看不见、摸不着,吃起来无味,品起来无香,是极朴素的一样东西,非常巧妙地和我们的人生融合成了一体,须臾不会分离。
 
  身体在时间上,身体就是时间的代表,身体不喜欢的事情,时间就也不会喜欢。
 
  这个道理既简单又明了,一个没有身体的人,哪里又能奢望时间。所以,要做时间的朋友,就要先善待自己的身体,凡是身体所排斥的,就一定不要去做。可是我们人,在这一点上真是够糊涂的,总是爱做那些与身体别扭的事情。譬如赌博,譬如吸毒,譬如抽烟,譬如暴饮,譬如……如果我再举例,还有许许多多的譬如,但是有几项就够了,就足以证明我们善待身体的重要性。上了麻将桌,哗啦啦一个晚上去了,哗啦啦又一个晚上去了,久赌必输,然而赌钱只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休息不好,熬坏了自己的身体,更为甚者,把命还可能丢在麻将桌子下呢!吸毒亦然,抽烟酗酒也是,都是一时的痛快和一时的幻觉,最后伤的可都是自己的身体。
 
  善待身体,有了身体,胸怀狭窄,照样十分危险,看别人比自己进步快,他生气,看别人比自己有钱,他生气,看别人娶的老婆比自己媳妇漂亮,他生气……好像是,他生来就是为了生气的。要知道,人所以不能长寿,生气是最为要命的。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小东西,总结我种花养鱼的心得,发现花儿所以死去,都是我浇死的,鱼儿所以死去,都是我喂死的,以此类推,我还发现,一些短命的人,几乎都是爱生气的人,因此,我断然地作了一个总结:花是浇死的,鱼是喂死的,人是气死的。当然,还有这样那样的外力作用,也可为短命者以借口,倒是有那么一些人生了气之后,又还想不开,把自己抑郁得昼不能息、夜不能眠,痛不欲生,服毒自杀者有,跳楼自尽者有。
 
  学习着使自己的胸怀开阔一些,可是太重要了。然而,我们养成了一个好身体,同时也看开了许多,能够冷静理性地对待我们身处的环境,能够平静客观地处理我们遇到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就拥有了时间,成了时间的好朋友?
 
  应该说,这只是最初一点积累,最根本、最彻底的结论是,还必须要有满腔的美好情怀。试想一下,一个人四肢发达,不生闲气,也没啥看不惯,没啥想不开,仅仅如此,充其量只能说这个人很长寿,有没有福气,就该另说了,至于是不是拉住了时间的手,做了时间的朋友,就更要另当别论了呢。情怀在这里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有情怀的人,必不会虚度光阴,或者寄情于山水,赋诗作画,或者醉心于笔墨,著书立说,或者……有太多这样那样的或者呢,就等着有情怀的人去发现,并为之锲而不舍地去发掘。
 
  我说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话不死,范仲淹就不会死,就一定活在时间里。像他一样,还有个叫陶渊明的人,他官也做过,生意也做过,而他做官也没有遍求名门,贿赂官衙,凭的是自己的本事考取的;他做生意也一样,不钻门子,不靠父兄,只靠自己的眼光,他做得游刃有余,做得真是不错,但他还是觉着心烦,因此他官不做,生意也不做,却散淡地保守着他的情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很自然地做了时间的朋友。再是画家黄公望,年六十之前习画,之后写生出一幅《富春山居图》,同样的道理,他也做了时间的朋友。所以我要说,陶渊明的诗句不死,他就不会死,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不死,他也不会死,他们都会活在时间里。如此说来,长久地,像他们一样千百万岁而不朽地活在时间里的人还有很多,书写了《兰亭序》的王羲之,书写了《祭侄文稿》的颜真卿等等成为时间朋友的人,方方面面,金石汗青。
 
  不过,我想强调的是,做时间的朋友,不仅要有做的决心,还要有做的能力。

上一篇:危险的阅读 (路文彬) [2016-09-23]

下一篇:我的小学老师 (孙江林) [2016-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