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我的小学老师 (孙江林)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想起一个人,孙敏老师。
 
  孙敏老师,是我在鲁家庄小学三年级读书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近 50年不见面了。我是鲁家庄三队人,孙敏是五队人。就像人有大名和小名一样,我们三队也叫西道队,他们五队也叫东桥队。听父亲说,孙敏和他年龄差不多,就是说,孙敏老师也有 80多岁了。孙老师曾是民办教师,现在家养老。
 
  脑子里最近常浮现出孙老师当年的形象:板直的身材,细小的眼睛,洪亮而稍显沙哑的声音。我们班的教室在校园东北角。教室是大房。教室的东侧有一个水泥乒乓球台子。孙敏到学校来给我们上课,顺便拿来一口袋小米,摊在乒乓球台子上晾晒。那时,我是多么调皮啊!孙敏在上课,大家听得入神,我说,孙老师,你听,麻雀在啄你家小米呢!打断孙敏上课,孙敏很是生气,但我淘气的表情使孙敏老师的生气变得特别滑稽,一看就是故作生气。我说,真的!你听。其实哪里听得到麻雀啄米的声音。全班哄堂大笑。孙敏实在憋不住了,涨红着脸,下巴忽然歪向一边,小眼睛眯成一条线,笑了,眼角向上弯着,像小蝌蚪的尾巴。孙老师笑过后严肃地说,上课时间,要认真听讲,再调皮捣蛋,我请你出去。
 
  第二件关于孙敏老师的记忆是,班上一个同学丢了钢笔,怀疑有人偷了。怎么找回来呢?孙敏老师在下午的自习课上说,某同学的钢笔可能是不小心丢在某个地方了,谁捡到了,请下课后主动送到我的宿舍去,要是过了今天不交,问题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就是偷窃,学校会严肃处理。同学们私下议论,说,看孙老师的表情,肯定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大家都很佩服孙老师。以为第二天,孙敏老师就会把那支钢笔找到,归还给那个同学。但事情并不如愿。那个人没有走孙敏老师指定的光明大道。
 
  第二天上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孙敏老师端来半脸盆清水,放在讲台一侧的一张方凳子上,在水里放了一段红色的“牛筋”(弹性的塑料丝)。孙敏老师一脸神秘,小眼睛里堆着满满的自信和睿智,站在讲台上,把每个人看了一遍,然后拿出一条毛巾。孙敏老师说,看来有人想侥幸过关,这是不可能的。大家看到了,我带来的这些东西,是公安人员破案的办法。下面我们就开始破这个案子。每个人上来后,用毛巾蒙住眼睛,用右手在水里摸一圈,摸到“牛筋”,把“牛筋”交给我,把手心展开给我看看就行。大家不知道孙敏老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依次排队,摸水中的“牛筋”,然后给孙敏老师看手心。孙敏老师看过手心后,在硬纸夹子里面的纸上做些记录。记的什么,不给任何人看。整个程序持续半个小时。孙敏老师最后说,一切都明白了,我不点名,希望那个同学,下午主动到我的房间找我,如果态度不错,我会给你机会的,保证不张扬此事。孙敏老师又说,咱们都是农村孩子,家里穷,不要紧,但咱们活得要有骨气,不能偷别人的东西,你们的人生刚刚起步,来日方长,要好好读书,今后要依靠自己的本事过好日子。说罢,孙敏老师将脸盆里的水倒到门外,回宿舍去了。
 
  此后,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有人说,丢笔的同学最后找到了那支钢笔,也有人说,是孙敏老师自己掏钱买的,反正一模一样。到底是谁偷的,至今没有人知道。我只知道,我们曾经的同学,以后的日子都过得体体面面、踏踏实实,哪怕是在农村做了一辈子农民。

上一篇:做时间的朋友 [2016-09-23]

下一篇:外婆的荞麦花 (李晓峰) [2016-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