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太白“八月炸” (保文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瓜果飘香的季节,在秦岭深处的太白县,满山遍野、各色各样的野山果挂满枝头,用自己独有的外观和特别的味道,吸引着人们来探索视觉、味觉的未知领域,或找寻往事甜美的回忆。在众多的野山果中,我独爱“八月炸”。
 
  那年中秋节过后的一次下乡途中,我邂逅了“八月炸”。那天,不远处树枝上几个紫红色的东西锁住了我的目光,让我误以为是红薯长到了树上。在同事的解说中方才得知,刚才看到的奇怪果实叫“八月炸”,是太白深山常见的野山果,味道特别甜美。
 
  我怀着强烈的好奇心顺着山坡爬上去。走近一看,那的确不是红薯,也不是长在树上,而是缠绕在树上的细藤结出的果实。紫红色的果子打着弯,果皮从中间裂开,露出白色的果瓤,酷似剥开的香蕉,馋得让人真想咬上一口。无奈“八月炸”长得实在太高,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根两米多长的木棍,对准果梗,费尽气力把它敲下来,最终收获了七个。在捡拾过程中,我看到了“八月炸”的庐山真面目,坚硬肥厚的果壳包裹着体积不大的,夹带许多小黑籽的乳白色的果瓤,香气沁人心脾,瞬间便能勾起人的食欲。可惜我还不知道如此美味该怎么享用,在同事的示范下,我尝试着将一大块果瓤吸入口中,在舌头吸吮的一瞬间,香甜嫩滑的果瓤分泌出的浓郁蜜汁充盈口腔的每个角落,沿着喉管一路浸润,直至美到心田。我又贪婪地吸了第二口,最后美美地吃完三个还意犹未尽,至今回味无穷。
 
  也许是学园艺专业、成天跟植物打交道的缘故,我对每一种遇见的植物都有寻根问底的习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根据植物的生长特点和作用对其冠以更加形象的土名。“八月炸”在太白地区还有“八月挂”“八月卦”等别称,“炸”,是指农历八月果熟开裂;“挂”,即果实像吊灯一样悬挂于半空;“卦”就更加贴近于生活,“八月炸”的两瓣果壳像天然的卦具,居住在太白的先民根据果壳落地的正反和方向占卜吉凶、预测未来。但土名毕竟有明显的地域局限性,同一植物在不同地方叫法不同,同一土名在不同地方所指植物不同的现象比比皆是,极不利于推广和认知。初遇“八月炸”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扎根于书海网络,狂补“八月炸”的知识。经多次查询和实物对比,我确认太白地区的“八月炸”学名叫三叶木通,为木通科木通属的多年生野生落叶藤本植物,性喜阴湿,比较耐寒,常生长在低海拔山坡林下草丛中,与周围小乔木伴生。科属有了着落,我这个植物爱好者也有了些许满足。
 
  百草为药。大多数植物在具备食用价值的同时,大自然也赋予了其更强大的功能。“八月炸”也不例外,全身皆可入药,我国传统中医学中把其根、藤、叶、果实、种子分别称为木通根、木通、木通叶、八月札、预知子;部位不同功效不同,或能疏肝理气,或能散瘀消结,或能杀虫解毒,中医根据各部位具体功效进行配伍,北方的中药处方中犹以木通最为常见。当然,中医药正在不断发展中,据新版《抗癌中草药》中介绍,三叶木通的藤茎和果实抗癌效果明显,临床上已得到广泛应用。巨大的药用价值,使我对这种平凡的植物又增添了几分敬畏。
 
  同为深山之物,人参选择了深埋地下,默默无闻,韬光养晦,最终功成名就;而“八月炸”选择了悬于枝头,不甘寂寞,主动作为,最终也一“炸”成名。同为处世之道,我曾经纠结于“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漫长等待和毛遂自荐式的主动显露,前者暗含了多少怀才不遇的苦闷与煎熬,后者又附带了多少锋芒毕露的指责与风险。两种截然不同的处世方式本就无可厚非,只是因人而异去选择罢了。我情愿选择后者,像“八月炸”一样在合适的时机“发光”,在竞争激烈的生物圈中主动展露“才华”,在芸芸众生中做一个怀揣理想、拒绝平庸,平凡而有用的人。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草木通人生。这也许是我独爱太白“八月炸”的缘由吧 !

上一篇:岐山的山 (杨青峰) [2016-09-27]

下一篇:家乡的野酸枣 (李敏) [2016-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