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野酸枣 (李敏)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自小在农村长大,家乡的野酸枣很多,尤其是每年八九月份坡坡塄塄上随处可见。前几天回老家,看到那熟悉的野酸枣挂满了枣树,也无人采摘,心中不免荡起了波澜,好醉人、好难忘怀的记忆啊!
 
  儿时,少不了帮家里干些农活:到田地割草,帮父母给地里拉粪,有时也用铁锨翻翻地。闲暇之时,坡塄边上那诱人的野酸枣招人喜欢,看着都让人嘴馋。那些野酸枣有青色的、红白相间的、红透了的,成为田野里一道美丽的风景。我和伙伴们就喜欢它那让人陶醉的“酸”味,常爬上坡塄去摘。
 
  野酸枣很小,呈圆球形,直径约一厘米,七月份就慢慢长大,到八月份时,味道还不酸,咬破表皮,那味道还有些涩,有淡淡的甜味。八月底时,野酸枣外皮已经开始发白,有些也开始泛红,白中透着红,煞是好看。还是孩子的我们,伸着小手,摘呀摘呀,嘴里也不停地咬着,那沁人心脾的“酸甜”啊,真让人忘乎所以。
 
  摘酸枣也不容易。酸枣树一般都长在坡塄边,好些都在斜坡上,人站在坡塄边,手能够着的酸枣树还是有限的。那时候,孩子们都在村子里,加之农村人生活困难,摘野酸枣的人也多,大人小孩都去,往往是野酸枣还没有红就被人摘光了。
 
  小酸枣树一般都不大,也不高,大多就在一米左右,树枝上长满了尖尖的刺;这刺一般也有一厘米左右,一不小心,手指、手心就会被刺扎上。为了摘野酸枣,我哪里还顾得上刺扎呀!晚上睡醒来手指疼痛时才知道有刺扎进了指头或者手心,当然白天也有发现的,大多是母亲用细针把刺挑了出来。
 
  如今,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不缺吃的了,而且有不少人都进城打工,孩子也跟着进了城。坡塄上、坡地里、沟里的野酸枣长得很繁盛,但来摘的人却不多了。社会在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快多了,能想起摘野酸枣的人自然就少了。
 
  家乡的野酸枣,尽管我已经很少走近你,可我心里一直眷恋着你,有时间我一定来看你,回归自然。你给人们带来了营养,也给人们带来了快乐和遐想。

上一篇:太白“八月炸” (保文华) [2016-09-27]

下一篇:情暖重阳 (周塬风) [2016-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