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夜幕下的温情 (英子)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夜幕像黑色的纱帐笼罩下来,路灯闪着昏黄的光,街边的店很多已经关门了。间或没关门的,人们在匆忙地整理着货品,门前的霓虹灯一闪一闪,或明或暗地照着街道。
 
  儿子写完了作业,想要去买一个圆规,明天学新课用。秋夜的风有点凉,我裹紧衣服,拉着儿子的手匆匆上街。还好,文具店没有关门,儿子挑选了一副圆规,我付过了钱,母子俩匆匆穿过夜色走在回家的路上。的确,天凉了,不时有树叶飘零的街道,很是萧条。“红芋,红芋!”伴随着叫卖声,一个低矮的身影从身边经过。
 
  我低着头继续匆匆走路,儿子拉了拉我的手,停下脚步轻声问:“妈妈,你吃红芋吗?”
 
  “啊,我不吃,你吃吗?”我有些疑惑  ,儿子不喜欢吃红芋的呀!
 
  “我也不吃,但是,咱们还是买些吧!”儿子稚黄的眉毛轻轻皱着,亮晶晶的眸子在夜空中一闪一闪,像极了黑色的宝石。
 
  我回头看了看卖红芋的人,是一位老妇人,有 70多岁吧,满脸的皱纹沟壑纵横,一头雪白的银丝在黑夜里闪烁,佝偻着腰,低矮的身体推着小板车,放着几个担笼,里面黑乎乎的好像是红芋。
 
  我的心被头顶的路灯点亮,一圈一圈晕染出淡黄色柔和的色彩,我看着儿子纯净而忧虑的眼眸,若有所思,忙点点头,“  好!好!”
 
  “奶奶!”儿子跑着追上老人,“奶奶,我要买红芋!”我快步紧随儿子身后,儿子打开他手中的小手电,照亮了担笼中的红芋,还有一小半呢。老人拿出袋子来,我俩装了满满一袋红芋,担笼里就所剩无几了。老人过了秤,我提着袋子,示意儿子从我钱包里拿钱,儿子掏出纸币,小心地抚平,微笑着双手递给老奶奶。
 
  我手里提着沉甸甸的一袋红芋,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提着这满满一袋幸福的收获,我像个秋天的老农。
 
  我仿佛看见了自己亲手种下的一颗小苗,冬去春来,发芽抽枝、吐穗、枝繁叶茂,绽放出一朵艳丽、芳香的花,直沁人心脾,令人心醉。“儿子,姥姥爱吃红芋,咱给姥姥送去好吗?”“好嘞,去姥姥家喽!”

上一篇:平凡的幸福 (靳天龙) [2016-10-10]

下一篇:西部慢城 大美太白 (张丛笑) [2016-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