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水河畔诗当歌 (谭思娟)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偷得半日清闲,我们走进美丽的百里画廊。昔日的渭河荒滩,经几年修建呵护,竟像一轴画卷铺展在我们面前,曲水流觞有花海,百鸟戏滩在荷塘,万顷芦荡醉斜阳,诗经蒹葭不是梦的旖旎美景,如诗如歌。
 
  对荷花情有独钟,缘于朋友送我一幅十字绣《荷香净尘心》,硕大的荷叶托起婷婷荷花,像姑娘的裙裾在风中飘逸,美得婀娜,美得耀眼,美得冰清玉洁。装裱挂在客厅,有时候我看书写字,累了便看它几眼——生活不再寡味,心似莲花盛开,宁静方可致远。
 
  车行至眉县段,下车远眺。只见千亩荷塘碧叶无尽,碧叶之间满池荷花竞相绽放。我家先生脱口而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是啊,诗人杨万里写给江南西湖景致的绝句,在今日北方的渭水河畔暗香涌动。
 
  走下河堤,近距离观赏。荷花争先恐后地盛开,有的微微含笑,像少女欲说还休,娇艳可人;有的激情绽放,独立水中,清丽不妖。我曾想,七彩晨曦浴荷塘,白荷带雨落玉盘,又是怎样的美丽景观呢?不论悲喜,它们都开得恬静安详,将最美的一面释放出来,不辜负这片灿烂的阳光。
 
  我有些不能自持,每天无限度接纳我的悲欢,又慷慨无条件地给予我智慧的不正是眼前的君子之花吗?仿佛旧友重逢,我又惊又喜。
 
  荷花清姿素容,洁身自好。从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将其倾注笔端:周敦颐的《爱莲说》、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水墨荷花图“大千荷”驰名中外……荷花的静美有目共睹,秋雨残荷亦有风骨。
 
  坐在观景长廊。芦荡如青纱屏障,在风中摇曳,又如蒹葭姑娘莲步走来,兰心蕙质,眉目传情,等待心仪的爱人牵手同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片水域,清澈宽阔,任青青芦苇诗意生长。曲径、小桥、柳荫下,一对对爱人低语款步,观之依然使人陶醉。正欲将汉白玉石雕“在河之洲”摄入手机,遇见穿红色衣裙的少女,长发及腰,擎着伞在石雕旁留倩影,“在河之洲”映得她窈窕贤淑,只听“咔嚓”“咔嚓”为少女拍照的青年潇潇洒洒,白色短袖干净利落。石雕、诗经、才子、佳人成了一幅画,美得不谋而合,美得石破天惊。“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长廊里,树荫下,看书、下棋、吹箫、钓鱼、拉二胡,享受的是自然优美、安静舒适的环境,感悟释然后的轻松悠闲。
 
  暮色映照,渔舟唱晚,木橹搅碎了水上夕阳,仿佛徜徉在江南水乡,又似在梦中千回百转。刚合上诗经,又与李清照逢缘“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说是写一篇赏荷的散文,笔下却是满纸的渭水风景。苦尽心事联想荷塘的美丽,满脑子却是渭水河畔的前世今生,昔日荒滩污水;今日十里花海,绿树成荫。大美宝鸡,渭河两岸的华丽转身是您艰辛历程的丰碑,宝鸡上空的蓝天白云是治理环境最好的说明书。万顷芦荡千亩荷,渭水河畔诗当歌。

上一篇:荷塘里的小青蛙 (许森林) [2016-10-12]

下一篇:眉坞赏荷 (武俊萍) [2016-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