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眉坞赏荷 (武俊萍)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早就听闻眉坞千亩荷塘的名气了。车子顺着河堤路一路向东,在渭河两岸百里画廊中穿梭,一只只大白鸟不时从河岸飞起降落,惹来小儿的一阵阵欢呼。我这样的年纪,孩子的欢乐已然便是我的欢乐了。
 
  当我们靠近荷塘,移步易景之时,已然置身千亩荷塘的中央。千亩之地,被星罗棋布的荷塘瓜分,肥绿的荷叶将周围的空气装饰得低沉且静谧。荷塘中种植着知名或不知名的荷花,有的昂首挺立,有的顾盼生姿,也有些将自己藏在荷叶后面,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荷塘边有楼名曰:观荷楼。小儿最喜攀爬,拉着我们一口气爬上去,登顶之后等不了我们喘息,就被这千亩荷塘的气势震住了。楼顶有清风徐来,并伴有阵阵荷香,整片的荷塘蔚为壮观,大有“花开时节动三秦”的气势。
 
  在荷塘盘桓许久之后,思绪不知怎么就翻飞开去。我曾有幸居住于南开大学,而南开大学那著名的马蹄湖也是遍植荷花。每到夏天,蓊蓊郁郁的荷叶簇拥着朵朵荷花,在马蹄形的湖水中肆意地侵占每一寸湖面,湖内东西两侧荷花颜色分为红白两色,东红西白,界限分明。湖畔是依依杨柳,每一棵柳树下都有一个石凳方便人们观赏景色,也借以休憩。那时的我,独在异乡工作生活,身边亲友甚少,所以往往会产生一种孤芳自赏的心境。每到夏季,马蹄湖旁便是爱情萌发的佳境,南开大学的有情人在最美好的时节做着最快乐的事,这样的情境哪管他是劫是缘。湖中盛开的荷花也早已悄悄地抹去了那东红西白的界限,红白相间,交错而生了。日后的我,虽然离开了南大,每想起那盛开着荷花的马蹄湖,却会有一种艳羡的情愫产生,就如同钦慕那出尘卓绝的荷花仙子一般。
 
  我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关中农妇,但母亲手巧,可以在鞋垫、衣服甚至花馍上任意作画,四季果木、花鸟虫鱼,皆在她的手下诞生。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画的荷花,真是栩栩如生,婀娜多姿。我从小便看着母亲画荷花、绣荷花,却从未想到她竟然没有看到过真正的荷花。惊讶地询问后,母亲也只淡淡地说,就跟着家里的老人学的,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荷花,但一代一代就这样传承下来了。
 
  今年,我所居住的小镇的百里画廊也有了荷花,掩映在万顷芦荡之间,煞是惹人。我赶忙接了母亲过来,带着她,牵着小儿一同前去观赏。母亲眼中闪烁的光告诉我她真的很开心,虽紧紧牵着小儿,怕他跌落水中,但口中不时惊叹,“好看得很,好看得很。”只见那,红的娇俏,白的清雅,红尘素面,娉娉婷婷,真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样的荷花,虽星星点点,但却也弥补了母亲没能直接欣赏眉坞那接天莲叶和映日荷花的遗憾了。而在我看来,我们的赏荷之行,已然是非常幸福美满,弥补了那久作津门旅的遗憾。

上一篇:渭水河畔诗当歌 (谭思娟) [2016-10-12]

下一篇:荷花点亮我的眸子 (王铁昌) [2016-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