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柿子树 (吴双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童年的春夏秋季,几乎是在柿子树下度过的。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风和日丽。柿树上长出一片片圆形的叶子,还有一个个小喇叭似的黄花,散开在小枝芽上,被风一吹,掉落在地上,留下的是青绿色的、蚕豆大的小柿子雏形,密密麻麻,数不胜数。随着时光流转,树叶渐渐长厚,柿子渐渐长大,欢聚在枝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让人喜欢,我们挖菜寻草之余,便在树下抓洋儿、打牌或填方。
 
  斗转星移,眨眼到了夏天。鹅蛋形的柿子叶肥厚碧绿,青翠欲滴,缠绕在叶子周围的柿子已经成形,与黑褐色、龟裂成渠的树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有一种美丽依托于普通,成果因平凡支撑的感受。也许是还未成熟,并不被人们收入眼底,构成美丽,艳阳之下,劳动间隙,大家在树下歇息、乘凉、喝水。
 
  春华秋实,柿子也不出其右。到了十月,霜降之后,柿叶开始发黄,柿子渐渐变红。山坡上崖塄边,房前屋后的柿子,不约而同地红了,仿佛一朵朵红花在竞放,又像一把把火炬在燃烧。又过上几天,随着立冬的来临,树叶飘落在地上,留下了一挂挂柿子。有早熟的,透明发亮,经风一吹掉在地上,落在一层柿叶上,黄里透红,诱人心动。回想起年少时,手拿竹竿,一片片扎起准备烧炕用的柿叶,碰上落下的柿子,一饱口福的场景,甜蜜而温馨。
 
  收获的日子,总是让人兴奋。柿子摘回屋里,码在人不常去的阴凉处。树上留几个,作为喜鹊的美食。柿子软了,喜鹊盘旋于树顶,跳跃在枝头,叽叽喳喳,红中有黑,俨然一幅幅美丽的“喜事”场景,这大概便是人们憧憬的景象吧。
 
  大雪纷飞,柿叶作古,白雪中,柿树巍然屹立在那里,昂首挺胸,等待着又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来临。
 
  永远的怀念,家乡的柿子树。

上一篇:汩汩喷涌的水眼河 (张惠生) [2016-10-18]

下一篇:菜园记事 (赵玲萍) [2016-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