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从瑞金到吴起 (吕恭)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专稿
 
  十年前的2006年,我应该算是单位里最幸运的人了,在全国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时刻,我11月去了瑞金,12月又到了吴起,真可谓有始有终,非常圆满。
 
  去瑞金是局机关党支部组织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活动,到中央红军的出发地参观学习,接受教育。其实对瑞金我早就十分向往了。四十多年前,我上小学二年级时就学过那篇《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著名课文,“瑞金城外有个小村子叫沙州坝,毛主席当年在江西领导革命的时候在那儿住过。村子里没有井,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毛主席就带领警卫战士和乡亲们打了一口井……”于是,从那时起,瑞金、沙洲坝、红井这些神奇的名字,就在这个小小少年的心中扎下了根,这么多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所受教育的不断深入以及自身阅历的逐步丰富,瑞金一直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11月的一天,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我终于来到了瑞金,来到了沙州坝,也看到了那口让我神往已久的“红井”。“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的石碑就树立在眼前。我用手触摸着那尊《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课文雕塑,逐字默读,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少年时代……
 
  睹物思人,抚今追昔,不觉恍如隔世,心祭绵绵。瑞金之行,圆了我的少年梦,了却了我心中多年的一桩夙愿。
 
  而到吴起,就是个意外收获了。省水利厅组织关中五市主管农田水利的局长参加对陕北片“水利振兴杯”的交叉年终考评,我作为考评组成员参加了对榆林、延安、铜川市的检查评比,12月24日那天,我们从榆林市的靖边到了延安市西北角的吴起。吴起,在文革中曾被改名为吴旗,后来又重新改回了吴起。现今的吴起真是今非昔比了,据说1992年县本级财政收入只有200多万元,而2006年就高达13亿多,这是个怎样的增长比例啊?县城处处高楼栉比,车水马龙。我们看到的许多水利水保工程如淤地坝、基本农田建设等不仅质量都非常的好,而且由于市县财政投入多,受益区的农民都是零负担,这让我们这些同行十分钦佩。
 
  热情好客的吴起水利局的同志邀请我们参观学习了“吴起红军长征纪念馆”。1935年10月,中央红军的一、三军团和党中央机关历尽磨难,九死一生,终于到达了属于陕北苏区的吴起镇。现在的长征纪念馆就是当年毛主席和部分中央领导人的驻地。那是当时一户当地绅士的院落,分南北两个院子。北院较大,住有秦邦宪、张闻天、叶剑英等领导人。南院较小,住着毛主席和警卫人员。我还在毛主席住过的窑洞前拍照留念。其实毛主席和党中央在吴起只住了11天(10月19日至30日),由于不时有宁夏、甘肃马家军骑兵的骚扰,后来中央机关为了安全,几经辗转到了瓦窑堡(现在的子长县)才基本安定下来。虽然党中央在吴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毕竟是红军从1934年10月从瑞金出发以来,头一次到达了当时敌人控制较弱的我党当时仅存的红色根据地。即使当时的条件也比较差,但毕竟是到“家”了。使红军在万劫不覆之后终于有了一个从此可以休养生息得以保存火种,并最终燃遍全国的根据地。后来中国革命成功的经历也完全证实了这一点,其意义非常重大。尤其是我,一月前刚去了长征的出发地瑞金,一月后又到了长征的落脚点吴起,真是有始有终,十分圆满,特别幸运。
 
 
  结束参观的时候,讲解员邀请我们在留言簿上题字。省水利厅带队领导一定要让我代表大家写几句话。恭敬不如从命,我稍作斟酌,在留言簿上工整地写上了:“吴起--红军长征的落脚点,中国革命的新起点”。

上一篇:晒 秋 (曹雪柏) [2016-10-25]

下一篇:召公村流传召公仁德 (陈亮) [2016-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