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慢的底蕴是一种心境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轻抬素指慢拂弦。
 
  曲飘然,夜含烟。
 
  郁金堂浅,暗影画帏帘。
 
  望断天涯无去处,风不解,雨绵绵。
 
  慢的底蕴其实就是一种心境。想把世间所有的美丽都拥在怀里,一一细赏,然后镶刻在每一个平凡的角落……樱花鼎盛的季节,日本人会席地而坐,于樱花树下慢慢地等待,等月华如水照花林,等樱花纷起纷落,飞花胜雪,点点入怀。时光再慢些吧,他们对稍纵即逝的樱花之春这么说。一种难以言喻的浪漫与忧伤、寂寞与热闹、繁华与沉寂慢慢地落入心底。
 
  慢其实是一种中年气质,是一种阅历千山万水,进退从容。在青春燃尽的时候,他与相伴一生的她,白发银耀,手挽着手在窗前,看苹果花慢慢落下。在厌倦了江湖厮杀之后,他解甲归田,在时代的加速度中,淡然背对,真正地坐下来,朴拙,内向,玄思,面对自己活生生的整个生命,沉潜思索和宁静生活。
 
  快与慢是相对的。当我们在梦乡时,日晷上掠过的五十分钟或许只是闹钟上的五分钟。我们在清醒的时间里凝视这些梦幻,它们会像特快列车一样飞逝而过。我们从飞逝的梦幻的窗口凝看那慢腾腾的意识清醒的世界,它仿佛倏忽闪退了。梦里过了一生一世,大起大落,一觉醒来,黄粱未熟。小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慢,老来时间却如驰如电。张爱玲曾经非常精妙地概括过:“悠长得像永生的童年,相当愉快地度日如年,我想许多人都有同感。然后崎岖的成长期,也漫漫长途,看不到尽头,满目荒凉。然后时间加速越来越快,繁弦急管转入急管衰弦,急景凋年已经遥遥在望。一连串的蒙太奇,下接淡出”。有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孩子心跳快、呼吸快,外在的世界对他而言就显得慢,而随着人的年纪渐老,新陈代谢变慢,身体各项机能的运作变慢,外在的世界对他而言就显得,越来越快。孩子看老人,觉得他们迟缓,老人看孩子,觉得他们多动。我们每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拥有我们的感官所选择的世界。
 
  春天让人感觉短促,秋天让人感觉悠长,其实两个季节的长度并无两样。当此际,秋风掠过田野和树林,宽广而绵长,游离其中,悲哀又美好。蓝色涌动于天地,月亮从波动中慢慢地滑行过来,在无声的翅膀中夜晚到来。眺望时间流逝,我们有的不过是被虚度的瞬间。心灵空白的刹那,是听得过于深切而一无所闻的音乐,是一滴蕴蓄已久的檐下的雨訇然落下,砸在午夜梦回的恍惚上……
 
  如果我们承载不了时间的负重和岁月的迂回,那就躺在哪一年的河水,躺在青春的水草边,将眼睛慢慢地合起来,在渐渐失去感觉的那一瞬间,被水催眠。
 
 

上一篇:时间的源头 [2016-11-21]

下一篇:安 装 (赵玉文) [2016-11-21]